正文 第2517章 紀思妤被網暴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正文 第2517章紀思妤被網暴

什么是愛情?大概就是你愛的人,做錯了事,當他認錯的時候,你很快就原諒了他吧。

葉東城這兩日小心翼翼的陪在她身邊,紀思妤當然知道他心中所想。

紀思妤沒有直接原諒他,她就是想讓葉東城明白一個道理——

他們現在是兩個人,他有老婆,有家庭,他在做出決定的時候,他要想著和她商量商量。

夫妻生活,本就是兩個沒有血緣關系的陌生,一起相互扶持走到老。如果出了事情,就什么也不說,自己解決,那還做什么夫妻,不如做兄弟好啦。

這個世界上,只有夫妻關系最親密。

紀思妤本來想打算著多抻抻葉東城,畢竟還是要給他教訓的。

但是照目前的狀況來看,他現在在把她當成小豬崽養,再這樣下去,她用不了多久,體重會呈直線上升。

“東城?!?/p>

“嗯?!?/p>

葉東城從廚房里走出來,紀思妤叫到他的名字。

葉東城剛應道,他的手機便響了。

“我先接個電話?!?/p>

“好?!?/p>

葉東城拿過電話,是姜言打來的電話。

“大哥,出事了?!?/p>

一接通電話,姜言便著急的說道。

“別急,慢慢說?!比~東城面色平靜,示意姜言冷靜一些。

姜言緩了緩情緒,他隨即說道,“大嫂上了熱搜,此時討論的人已經上千條了,都是負面言論?!?/p>

聞言,葉東城眉頭微蹙,“發生什么事了?”

“大嫂和宮星洲的事情被人拍了,媒體說的很難聽,我把鏈接發你手機了?!?/p>

“嗯,我知道了?!?/p>

“大哥,怎么辦???現在網上在人肉大嫂,那些粉絲很瘋狂的?!?/p>

“等我先了解一下,你不用著急?!?/p>

說完,葉東城便掛斷了電話。

他回過頭來看向紀思妤。

紀思妤面帶疑惑的看著葉東城,“出什么事情了嗎?”

葉東城看了一眼手機,只見他聳了聳肩,無所謂的說道,“小事?!?/p>

“哦?!?/p>

葉東 城雖這樣說著,但是他解下了圍裙,拿起了沙發上的外套。

見狀,紀思妤問道,“你……要走嗎?”

“嗯,有點兒事情,需要我處理 ,我過去看看?!?/p>

葉東城一副沉穩的模樣,他的話不多,紀思妤肯定出了嚴重的事情,否則他不會這樣。

葉東城說完便向外走。

“東城!”紀思妤站起身,叫住了他。

葉東城停下腳步,他回過頭來看著紀思妤。

“事情嚴重嗎?”

葉東城的薄唇微微揚了揚,“小事?!?/p>

“哦?!?/p>

“中午,我可能沒時間帶你去吃飯了,我會讓人送過來?!比~東城隨口又叮囑道。

“沒事,我自己可以……”

“思妤,聽話?!?/p>

紀思妤沒有說完,葉東城便打斷了她的話。

紀思妤微微咬了咬唇,她默默的看著他,沒有再說話。

葉東城深深看了她一眼,然后便大步離開了。

紀思妤覺得肯定是有什么嚴重的事情發生,她拿起手機便撥打了姜言的電話。

手機很快就通了。

“大嫂,昨晚和大哥相處的怎么樣?”手機一接通,便傳來姜言輕快的聲音。

紀思妤聞言微微蹙眉,“你找東城有什么事情?”

“和陸氏這邊有個新的合作,需要大哥到場?!?/p>

姜言隨口編了一個謊言。

“哦?!?/p>

怪不得他這么著急,原來是去見陸薄言了 。

“好了,謝謝你,沒事了?!?/p>

說罷,紀思妤便掛斷了電話。

看來她是多慮了,葉東城既然不在,那她就給自己找點事情來做吧。

另一邊,葉東城從進電梯便看網上的消息。

紀思妤連上三條熱搜,條條都爆掉了。

熱搜榜首——宮星洲蜜戀離婚少婦; 第二條——離婚女疑似侵占前夫產業; 第三條——離婚女疑似高干家庭,父親被捕。

這三條熱搜下來,紀思妤已經被網友,尤其是宮星洲的粉絲罵了個透。

辱罵只是其中一環,網上的人把紀思妤從小到大的學校,以及她父親的信息都調了出來。

還有匿名紀思妤朋友的人,祭出看不出姓名的聊天記錄,說紀思妤這個人三觀不正。

網友的情緒已經被帶了起來,一邊倒的辱罵紀思妤。

還好紀思妤沒有看到這些網友的評論,否則她可能會氣到流產。

此時網友們,還在熱火朝天的討論著。

八卦博主們紛紛開直播,討論著宮星洲和離婚少婦的情色新聞。

其中最重磅的是,一個百萬粉絲級別的情感大v博主發表了一篇博文《一個專吃小鮮肉的離異女》。

博主聲情并茂,以從離異女“朋友”那得來的消息為噱頭,把紀思妤說成了一個絕世白蓮花。

她的母親自小就給她灌輸嫁人只嫁有錢人的思想,她在初中就以清純玉女的情形鉤凱子。 大學畢業后,靠著父親的關系,搭上了幾個小開。

然而小開只是跟她玩玩,最后她鉤到了第一任老公葉東城。葉東城白手起家 ,性格老實。

紀思妤和葉東城結婚五年, 最后她騙得葉東城億萬家財,更是讓葉東城凈身出戶。

在還沒有離婚時,便勾搭上了圈內紅星宮星洲。宮星洲處處拒絕,但是少婦步步緊逼,想著用錢逼宮星洲就范。

最后還配了一張圖,宮星洲和紀思妤在咖啡廳的照片。

照片上的紀思妤笑得花枝招展,而宮星洲則是一臉冷漠。

這位博主就像是紀思妤本人,詳細且“真實”地把紀思妤和宮星洲交往的過程發了出來。

而最后那張照片,更是讓宮星洲的粉絲們大為光火。

她們的哥哥,自己疼啊愛啊的都守護不過來,這么一個離過婚的老女人,居然想吃嫩草,她們怎么能不氣?

一些不理智的粉絲,還在網上眾籌,眾籌去打紀思妤。

很顯然,這是一場有預謀有組織的網絡暴力,而爆料人是想整死紀思妤。

葉東城面無表情的將手機扔在副駕駛,他直接開車去了葉氏集團。

對于葉東城的再次出現在公司,公司的人沒有感覺到任何異樣。

因為在葉東城將股權都轉讓給紀思妤的時候,他已經提前在公司內部打了招呼。

股權是真的給紀思妤,但是他依舊能管理公司。

葉東城來到會議室,姜言已經帶著葉氏集團的營銷部在等候了。

“大哥!”

一見到葉東城,姜言便緊忙迎了過去。

“宮星洲是陸總旗下的藝人,我已經問過他們經紀公司了,他們現在正在做公關?!苯园涯壳暗那闆r和葉東城說了一遍。

“嗯?!比~東城面無表情的應道,他便走向坐位正中間的位置。

“姜總,宮星洲那邊現在已經做出回應了,只是……”營銷部經理關云娜,是個三十歲出頭的知性女士,她手上拿著手機,有些為難的看著姜言,她又看了看葉東城。

“他們怎么公關的?”姜言問道。

“宮星洲那邊說,沒有戀愛,辛苦狗仔等侯,特此聲明沒有戀情,不耽誤紀女士姻緣?!标P云娜一邊念一邊看著自家大老板的表情。

果然,聽她這念完,大老板便看向了她,而且眸中帶著怒意。

“我c,宮星洲是個什么型號的渣男?他之前明明和大嫂相過親,現在出事了,他把自己摘干凈了?合著大嫂倒貼給他,讓他罵?”

葉東城還沒有做出反應,姜言這邊就破口大罵了。

“大哥,陸總旗下的藝人,怎么是這個德性?” 姜言問道。

葉東城陰沉著一張臉,宮星洲是陸薄言公司旗下的藝人,現在若想壓下熱搜,必須有陸薄言方面的幫助才行。

但是現在宮星洲單方面發了這么條微博,簡直就是把紀思妤推到了火坑里。

就在這時, 有人敲了敲會議室的門, 葉東城看了姜言一眼,姜言說道,“進?!?/p>

葉東城的秘書出現在會議室門口,“葉總,陸總和沈總來了?!?/p>

聞言,葉東城站了起來。

他對眾人說道,“你們先出去吧?!?/p>

關云娜等人收拾好電腦,便出了會議室。

此時,陸薄言和沈越川進來了。

一進會議室,沈越川吊兒郎當地笑著說道,“葉總三個月沒回葉氏了,怎么今兒出現在的葉氏會議室了?”

聽著沈越川的揶揄,葉東城也不在乎,他笑了笑回道,“知道你們要來,我一早就過來等著了 ?!?/p>

沈越川沒想到葉東城還能接住他的話,有進步。

不像沈越川那么嘻嘻哈哈,陸薄言一臉的嚴肅。

他坐在葉東城對面,說道,“現在網絡上的新聞,發酵的很快,如果不及時制止,可能要出現大亂子?!?/p>

“我也是這樣的想法,正想給你打電話,你就來了?!比~東城回道。

沈越川坐在陸薄言的身旁,“葉太太,怎么會招惹娛樂圈的人?”

葉東城不解的看著沈越川,“沈總,這是什么意思?”

沈越川恢復了一本正經的模樣,“按著現在熱搜的情況,這一套操作下來,是娛樂圈專用的黑人手段。下一步,大概就是會有人在現實中圍堵葉太太?!?/p>

聞言,葉東城立即對姜言說道,“姜言,帶人去小區,不要讓陌生人靠近她!”

“是!”

姜言急匆匆的離開了。

此時會議室內只剩下了他們三個人,“陸總,沈總,宮星洲那邊發了新微博,你們知道情況嗎?”

“宮星洲發微博?”沈越川掏出手機,“我和薄言這不是過來找你商量對策嗎?我操!”

沈越川看著熱搜,忍不住罵了一句臟話。

他將手機給陸薄言看,“出內鬼了吧,宮星洲的微博上怎么出現了這么蠢的微博?”

陸薄言微微蹙眉,事情比他想像的要麻煩。

對方不僅想要搞紀思妤,還想一舉把宮星洲搞臭。

出了這種情況,不管宮星洲和女方是什么情況 ,在這種時候,他突然發了這么一條微博,簡直就是敗人品。

手机彩票app排名 银行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 贵州快三开奖一定牛 浙江十一选五专家推荐预测 配资公司资金批发 十一选五福建 全国最知名的股票配资平台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官网 河北排列7开奖公告 3d78期排列7开奖结果 上海外盘期货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