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8章 誣蔑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保護秦朗!”

“敢動我秦戰海的兒子!”

“不要臉,竟然誣蔑少爺!”

在葉良辰動手的一瞬間,軒轅菁菁、秦戰海、云兒、以及同行的房老大、魯家老祖,龍飛、笑笑等數十人全都擋在了秦朗身前,各自祭出最強的攻擊,迎向葉良辰的攻擊!

“砰砰砰砰砰!”

一連串的炸裂聲響起,數十道能量跟葉良辰的攻擊碰撞在一起猛然炸裂開來,狂暴的氣浪一波又一波向四周席卷而去。

周圍不少士兵被沖擊之下站立不穩,腳步踉蹌向后退去。

而距離能量炸裂最近的軒轅菁菁、秦戰海等人面色一陣慘白,連連向后退出數步,這才站穩身形。

葉良辰能夠成為先鋒軍團的統帥,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戰斗力非比尋常,縱然合他們數十人之力,硬抗之下,依然落于下風!

“怎么回事?”

“怎么就突然動手了?”

翟將軍和宋海一臉的困惑。

看秦朗的打扮乃是先鋒軍團的士兵,是葉良辰麾下的士兵,怎么突然就又成為了叛徒,葉良辰竟是親自要對其動手?

“嗯?怎么回事?”

鐵木陽看到這一幕,皺起了眉頭。

他還是頭一次見到葉良辰如此積極,主動對他手下的士兵毫不留手的率先動手。

這名士兵是叛徒?

兇徒又是何人?

這一刻,鐵木陽直接將目光落在了秦朗身后不遠處的朱龍龍身上。

現場所有人當中,唯一沒有穿著營地鎧甲的,只有朱龍龍一人!

很顯然,葉良辰口中所說的兇徒正是朱龍龍!

葉良辰一擊未果,臉上露出不悅之色,掃過秦戰海等人:

“你們竟敢為了叛徒秦朗對抗本統帥?也罷,今天本統帥就將你們一并擊殺!”

言罷,葉良辰猛然拔出腰間的長劍,在身前猛然一劃!

“鏘!”

長劍在空氣中發出一道脆鳴聲,如同銀龍一般劃破空氣,一道銀色劍芒迎風暴漲,瞬間漲大足有七八丈,仿佛能夠將空間斬斷一般,呼嘯著直刺秦朗身前的眾人!

看到這一幕,鐵木陽身后的張源瞳孔驟然一縮。

葉良辰這一擊,明顯比之前的攻擊還要強大許多!

以秦戰海等人的力量未必能夠硬接下!

“噗!”

“噗!”

“……”

果然跟她猜想一樣,再次硬抗葉良辰一擊的秦戰海、軒轅菁菁、云兒等人再次后退數步,幾乎所有人全都口吐鮮血,臉白如紙!

能夠硬接葉良辰兩次攻擊已經是極限!

如果葉良辰再次攻擊,他們絕對無法再次抵擋!

張源心中一緊,連忙第一時間開口向鐵木陽拱手,開口道:

“啟稟元帥大人,秦朗并不是叛徒,而是從兇徒手中救下您的功臣,萬望您主持公道!”

就在張源音落的同時,葉良辰手中長劍再次凝聚出一道讓人心悸的銀芒,手臂微微一震,就欲發動第三次攻擊!

只要他這一擊落下,擋在秦朗身前的秦戰海等人絕對必死無疑!

就在此時,鐵木陽的聲音傳了出來:

“葉統帥,不要著急動手,讓他們先把事情講清楚!”

“是,元帥!”

硬生生將凝聚出的銀色劍芒收回,葉良辰臉色無比陰沉的掃了張源一眼,點了點頭,收回長劍。

“到底怎么回事?張將軍,你先說!”

鐵木陽看向張源,開口道。

張源點頭,道:

“啟稟元帥大人,秦朗乃是被葉統帥選中尋找你們的先遣軍,其余眾人全都跟你們一樣無緣無故消失,只有他們三人不但發現了致使你們離奇失蹤的兇徒,而且還追了進去?!?/p>

“之后兇徒帶著您飛逃,又是秦朗三人率先追擊,將兇徒追到采集仙草之地后不得不將你們交出來?!?/p>

“因此,真正救下你們的人并不是葉統帥,而是秦朗他們!”

“葉統帥不但冒領救下您的軍功,而且看到秦朗還活著,第一時間動手,就是想要殺人滅口!”

張源一口氣將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講得清清楚楚。

“救下本帥的不是葉統帥,而是這個秦朗?”

鐵木陽皺了皺眉頭,看向張源:

“污蔑上司可是極為嚴重的事情,你可不要信口開河??!”

張源點頭,鄭重道:

“張源所言句句屬實,不敢有半分虛假。元帥大人您若是不信,可以詢問眾將領!”

“他們當時都在場,事實如何,一問便知真假!”

鐵木陽目光掃過在場眾將軍:

“張將軍所說的可是真的?你們給本帥說實話!”

一股強悍的威嚴散逸開來,眾將軍一臉唯唯諾諾,將頭深深底下,不敢開口。

從眾將領的反應已經猜到了大概,鐵木陽深吸一口氣,扭頭看向前方的葉良辰,開口道:

“葉統帥,張將軍所說的話,不知你準備如何解釋?”

面對鐵木陽的質問,葉良辰眼眸深處狡頡之色一閃而過,臉上并沒有絲毫慌亂,開口道:

“啟稟元帥,張將軍所言并不假,秦朗確實是被選中的先遣軍,而且發現了兇徒,并對其發動了追擊!”

沒想到葉良辰會當眾承認,張源以及眾將軍滿臉的錯愕。

“那葉統帥的意思是,秦朗并不是叛徒了?”

鐵木陽看向葉良辰。

“非也!”

葉良辰直接搖了搖頭:

“張將軍他們看到的只不過是表象而已,并非真正的事實!”

“之所以派秦朗為先遣軍,就是因為我一直懷疑他就是兇徒的同伙!之后經過證實,確實跟我猜測的一樣,他正是叛徒!”

“胡說!”

“你血口噴人!”

軒轅菁菁和云兒美眸同時瞪得渾圓,怒叱道。

葉良辰一臉的胸有成竹,冷笑道:

“元帥,您不妨想一想,連我都無法看穿兇徒的手段,您更是被兇徒所捉,秦朗不過區區一名先鋒軍團的士兵而已,怎么會有如此大的能耐,發現了連我們都無法發現的神秘通道,之后更是從捉住你們的兇徒手中救下你們?”

“這一切太過巧合,而且超出常理!因此,結論只有一個,那就是之前張將軍所說的一切不過是叛徒秦朗和兇徒配合演出的一場苦肉計罷了!目的不過是迷惑我們所有人罷了!”

頓時在場的房老大、魯家老祖等人面色一變!

這個葉良辰不但狡詐,而且竟是如此善于詭辯!

白的都能讓他說成黑的!

軒轅菁菁和云兒更是氣得胸口劇烈起伏:

“你本來想借機加害我們和秦朗不成,現在竟是又栽贓陷害,誣蔑他是叛徒,實在無恥至極!”

“你自己做不到,憑什么判定別人也做不到?”

“這件事,你們怎么看?”

鐵木陽目光掃過身后眾人,開口道。

“元帥大人,葉統帥乃是我們先鋒軍團的統帥,他此行乃是為了救您而來,衷心可表,因此,我等相信葉統帥應該沒有說謊的必要?!?/p>

數名將軍開口道。

葉良辰在營地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這個時候該如何站隊,他們自然懂得如何抉擇。

張源忍不住嘴角一抽,開口道:

“啟稟鐵元帥,兼聽則明偏信則暗,屬下看,不如等秦朗片刻,讓他和葉統帥當面對質,到時候真相如何,自然清清楚楚?!?/p>

聞言,軒轅菁菁等人紛紛點頭。

只要給予秦朗辯解的機會,他們相信真相自然會水落石出。

然而這時葉良辰卻是冷冷一笑,搖頭道:

“跟我對質?還有必要嗎?他現在已經跟擄走元帥大人的兇徒站在一起了,這就是最好的證明,何必多此一舉呢?”

說到最后,葉良辰直接伸手指向秦朗和距離不遠的朱龍龍。

朱龍龍開口道:

“我承認是我被人利用,對鐵元帥動手,意圖不軌。但這件事真的跟秦朗沒有任何關系?!?/p>

“若不是他為了救鐵元帥等人,揭穿了騙我之人的陰謀,我現在還被蒙在鼓里,做出蠢事了?!?/p>

“因此,你可以說我是兇徒,但秦朗他,絕對不是叛徒!”

秦朗幫了朱龍龍,因此,他此刻絕對不能任由別人污蔑秦朗!

“哈哈哈,笑話!這天底下哪有小偷承認自己是小偷的?”

葉良辰卻是仰天冷笑一聲,道:

“你區區一個兇徒,所說的話根本不可信!甚至我們要反著聽!”

“現在你們窮途末路,無路可退,只能棄車保帥!”

“你越解釋,越證明你和秦朗是同伙!”

“強詞奪理,你,你,你……”

朱龍龍憨厚的臉上露出憤怒之色,氣憤的指向葉良辰,一時氣結,竟是不知該如何反駁。

“好了?!?/p>

鐵木陽一甩手,開口道:

“秦朗是否叛徒暫且不論,此人定是兇徒無疑!先將他捉住再說!”

“元帥,我來親自捉拿他!”

葉良辰領命,腳掌在地面狠狠一跺,整個人化作一抹流光,猛然向朱龍龍狂沖而去。

眨眼間來到朱龍龍身前不足一米處,手中長劍劃過一抹寒光,在身前猛然劃出一道圓??!

這一抹劍光不但將朱龍龍的身影籠罩,而且好巧不巧將秦朗的身影也籠罩其中!

劍光所落之處,恰巧正是秦朗丹田所在!

捉拿朱龍龍是假!

借機擊殺秦朗是真!

手机彩票app排名 天津快乐十分常用技巧 幸运赛车玩法介绍 海南体彩飞鱼在线购买 贵州11选五5开奖结 辽宁11选五最大遗漏无码 三国杀卡牌玩法及规则 黑龙江4月3号的快乐十分 双色球开奖结果查询 理财5万半年多少钱 合肥定盘星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