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9章 鐵血男兒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沒人能想到葉良辰竟是還不死心,竟是假借捉拿朱龍龍的機會對秦朗發起偷襲,想要將之擊殺!

秦戰海等人被擊傷,此刻根本來不及阻攔葉良辰。

只能眼睜睜看著葉良辰手中的長劍斬向秦朗的丹田。

而此刻,秦朗和蛋蛋身形充脹如同氣球,如同箭靶一般,根本無法躲避葉良辰的攻擊。

千鈞一發之際,朱龍龍狠狠一咬牙,雙手在身前飛快舞動起來,原本平靜的空間波紋抖動,如同水波一般蕩漾起來。

瞬間朱龍龍身形從原地消失不見,下一刻出現在秦朗和蛋蛋身前,一道波紋護盾散發著淡淡清輝,出現在他身前。

“是空間法則!”

看到這一幕,鐵木陽眉頭驟然一挑。

朱龍龍的空間法則能力極為不俗,難怪他們一行能夠稀里糊涂落入其手中。

“嗡!”

葉良辰手中的長劍劃在朱龍龍身前的護盾之上,銀色波紋和淡淡清輝交織在一起,空間震動,而后同時炸裂開來!

“噗!”

朱龍龍被強大的力量轟中,口中噴出一口鮮血,腳步踉蹌向后退去。

葉良辰收回長劍,臉上露出無盡寒霜:

“小子,自身都難保了,竟還逞英雄!趕緊滾一邊,別以為本統帥不敢殺你!”

“秦朗幫了我,是我的恩人,我縱然一死,也不能讓你傷害他分毫!”

朱龍龍面色慘白,張開雙臂護在秦朗和蛋蛋身前,臉上滿是倔強之色,不肯后退半分。

“既然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葉良辰妖艷的臉上閃過寒芒,腳掌狠狠一踏地面,手中長劍銀芒一閃,向朱龍龍席卷而去!

見葉良辰又一次發動攻擊,朱龍龍面色大變,連忙揮舞雙手,在身前凝聚起空間法則護盾,試圖再一次抵抗葉良辰的攻擊。

“咔嚓!”

朱龍龍凝聚出的護盾遠不如之前凝固,瞬間被長劍銀芒斬成兩段,而后劍芒呼嘯向前,直刺朱龍龍而去!

朱龍龍大駭,避無可避,感受到凌厲的劍芒撲面而來,本能閉上雙眼,等待死神降臨。

然而等待了數秒,卻依然沒有感受到被劍芒刺中的刺痛,朱龍龍詫異睜開雙眼,眸中直接綻放出無盡亮光。

入眼處,只見秦朗手執一柄古樸滄桑的青色長劍,跟葉良辰手中的銀色長劍對碰在一起,劍吟聲響起,一道道火星在兩柄長劍劍鋒摩擦處不斷亮起!

“秦朗已經將神魚體內的神境強者氣息完全吸收了!”

看到這一幕,朱龍龍臉上露出無盡驚喜之色,劫后余生道。

秦戰海、軒轅菁菁等人臉上也露出興奮之色。

秦朗這個時候恢復自由實在太重要了!

“你的實力又提升了?”

葉良辰皺眉,冷眼看著近在咫尺的秦朗。

他能夠感受到,吸收神魚力量后,秦朗的修為竟是從之前的武圣九重突破到了半步至尊的境界!

“趁人之危,無恥小人!”

秦朗冷哼一聲,看向葉良辰的目光中滿是冰寒之色。

“鏘!”

兩道劍吟聲傳出,葉良辰和秦朗各自向后退出數步,雙雙站定身形,勢均力敵!

看到這一幕,不遠處觀戰的鐵木陽瞳孔不由微微一縮。

整個位面戰場能夠跟葉良辰正面交鋒而不落下風的武圣境界武者可謂是鳳毛麟角,屈指可數。

而以僅僅半步武圣至尊境界能夠跟葉良辰平分秋色的武者,更是絕無僅有!

“叛徒秦朗,竟敢阻攔本統帥捉拿兇徒,公然造反,依照營地律法,應當場殺無赦!”

葉良辰手臂平舉,手中銀劍指向秦朗,目露兇光。

“我呸!你當在場所有人全都是瞎子,還是他們全都是傻子?你剛剛明明想要毀我丹田,殺我在先,現在還反咬我一口,說我是叛徒,真是當了biao子還要立牌坊,無恥至極!”

秦朗直接一口痰吐向葉良辰。

這種人實在太惡心了!

想要公報私仇,還說的如此冠冕堂皇!

“你說誰是biao子?”

葉良辰妖艷的臉上露出無盡憤怒之色,面沉如水,目露兇芒。

“誰是biao子誰心知肚明!難道葉統帥還有如此嗜好,讓我再重復一遍?”

秦朗冷笑一聲,盯著葉良辰。

之前他雖不能行動,但發生的一切都聽得真真切切,葉良辰公然污蔑他是叛徒,秦朗自然不會跟這種人客氣!

“混賬!目無法紀,不分尊卑,該殺!”

葉良辰氣得牙癢癢,手中銀劍一震,發出一道清脆的鳴叫聲,迅速沖向秦朗。

“誣陷同僚,巧言令色,顛倒黑白,該殺的人是你!”

秦朗沒有絲毫怯色,手中青蒼神劍發出一道清吟,青芒大漲,準備迎向葉良辰。

“住手!”

就在兩人即將再次碰撞在一起時,一道喝聲傳出。

聲音并不大,但落在秦朗和葉良辰耳中卻是好似虎嘯龍吟一般,振聾發聵,兩人不由自主同時停了下來。

周圍數千士兵更是感覺腦海一陣轟鳴,頭暈目眩,無比震撼的看向鐵木陽。

果然不愧為神境強者,一聲暴喝,瞬間震懾住了在場所有人!

鐵木陽目光落在了秦朗身上:

“秦朗是吧?葉統帥說你是營地叛徒,而本帥也看你跟這名兇徒關系匪淺,本帥現在給你一個機會,自證清白吧!”

聽到鐵木陽的話,軒轅菁菁、秦戰海等人頓時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心中無比緊張起來。

朱龍龍可是俘虜過鐵木陽等人,絕對的兇徒無疑,若是秦朗回答稍有不慎,怕是難以洗脫叛徒的罪名!

秦朗戰斗力雖然非比尋常,但未必會是神境強者鐵木陽的對手!

面對鐵木陽的喝問,秦朗淡然一笑,開口道:

“我是營地叛徒?真是天大的笑話!我秦朗若是叛徒,豈會冒著生命危險,毀掉幻海魔云仙粉,營救元帥大人你們?”

“我秦朗若是叛徒,又豈會拿出無比珍貴的長情濁酒,幫元帥大人你們保護識海?”

“我秦朗冒了生命危險不說,還拿出了珍藏的長情濁酒救元帥大人,到頭來被不知廉恥的人搶了救下元帥大人的功勞不說,甚至還被安上了叛徒的莫須有罪名!”

“這天底下還有比他葉良辰更不要臉的人嗎?”

言罷,秦朗直接拿出一壇長情濁酒,仰頭“咕咚”、“咕咚”灌入口中,豪氣干云。

看到秦朗隨手拿出的長情濁酒,鐵木陽瞳孔直接一縮。

他自然知道是有人用長情濁酒救了他,之前試探過葉良辰,但后者并無法回答出是用什么救了他,一直心有狐疑,現在聽到秦朗的話,更是親眼看到秦朗隨手拿出長情濁酒,自然心知肚明,明白當初救下他的人正是秦朗無疑。

“葉統帥,看來你誤會了,本帥可以肯定,秦朗并不是什么叛徒,而是剛正不阿的鐵血男兒??!我營地內缺少的正是這種熱血兒郎!”

鐵木陽贊賞一笑,開口道。

“是屬下立功心切,一時糊涂?!?/p>

葉良辰低頭道。

鐵木陽沒有將他冒領救人的事情戳穿,葉良辰這個時候很是識趣,不再糾纏此事。

“好了!這件事就此揭過!”

鐵木陽大手一揮:

“現在大家被困落神淵,正是需要團結起來,眾志成城,想辦法從這里離開的時候,彼此的小矛盾暫且壓一壓,這個時候應該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才對!”

“先拿下這名兇徒,再找出傳訊落神靴蹤跡之人!”

鐵木陽直接伸手指向朱龍龍,向眾人下令道。

“是!”

葉良辰領命,帶頭向朱龍龍逼去。

而此刻秦朗卻是一步跨出,擋在了朱龍龍身前!

“秦朗,你……”

朱龍龍先是一怔,繼而不由鼻子一酸。

生死之際,他沒想到秦朗會在這個時候擋在身前,替他出頭!

“秦朗,你做什么?剛剛元帥大人說你不是叛徒,怎么,現在又想要跟兇徒拉扯不清了?”

葉良辰冷笑一聲,看向秦朗。

看到這一幕,鐵木陽眼中也露出不悅之色。

秦朗根本沒有理會葉良辰,扭頭目光落在了鐵木陽身上:

“元帥大人,剛剛若不是朱龍龍幫忙阻攔,小人早已喪命在了葉良辰長劍之下!做人當懂得知恩圖報,現在朱龍龍有難,我絕不能坐視不管!”

“其實朱龍龍也是被人利用,還懇請元帥大人大人有大量,饒恕朱龍龍這次!”

秦朗拱手,懇求的看向鐵木陽。

“擄走元帥,罪大惡極,豈能輕饒!趕緊讓開,若是依然不分敵我,本統帥連你一起誅殺!”

葉良辰火上澆油,冷笑一聲,喝斥道。

原本莫須有的罪名沒能擊殺秦朗,現在他自己不長眼,葉良辰自然樂得秦朗這樣做,而后將之擊殺自然合情合理。

見鐵木陽沉默不語,秦朗再次開口道:

“元帥大人,還有一事需要向您稟報!朱龍龍乃是生活在這里的土著,對這里極為熟悉,您之前所說的‘落神靴’消息,也正是他刻意泄漏出去的,您不信的話可以問問他!這個時候留他一命,不但可以幫助我們離開落神淵,還有助于我們找到‘落神靴’!”

秦朗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落神靴,完全是信口開河罷了。

但聽到秦朗最后的話,一直目沉如水的鐵木陽瞳孔驟然一縮!

手机彩票app排名 讧苏11选5基本走势图 福建体育彩票十一选五玩法 广东36选7开奖走势图 3d试机号近100期开奖号 北京十一选五5开奖结果 彩票玩法双色球 3d技巧论坛 竞彩足球胜平负玩法 股票配资推荐就择卓信宝配资优异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