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1章 征天法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秦軒手掌一震,體內,大帝本源便在震動。

轟!

腳下云土,仿佛都被踏破,踏穿。

便是戰祖府的那一位祖境強者都未曾想到,一介剛剛飛升的帝境,竟然敢在他面前如此猖狂。

“想要以帝境抗衡祖境?可笑,哈哈哈,太可笑了!”

那一尊祖境生靈怒極反笑,帝境和祖境之別,如隔萬重關。

在諸天,的確有一些妖孽,可在帝境抗衡祖境。

可他還從未聽聞過,有剛剛飛升,混沌界氣息還未散去的生靈,敢于挑戰。

此人太猖狂了,也太過可笑。

當即,這祖境生靈便是手掌一震,他猛然一指,祖境之力,便如化一道帝力長虹,欲要將秦軒的帝身貫穿。

秦軒眼眸冷冽,墨發如狂,他迎著那一指,赫然,便是一拳轟去。

在他拳上,赤色的長生帝力在轉化,化為蓮,蓮又在衍一道篇章,更像是大陣,赫然而起。

如若一道八十一邊的絕世仙盤,緩緩轉動。

每一次轉動,都仿佛散發著永恒不滅之力,破滅萬道之力。

時間長河,漫長的歲月中,秦軒在其中將自己一生所修的諸多妙法,何止于融會貫通。

他近乎閱盡了這世間的技法,不斷融匯。

在那一片無盡的歲月,近乎像是永無止境,他秦長青,又豈是茫然而行。

一拳迎上,只見在秦軒一拳之下,那一道仙盤在轉動,伴隨著秦軒腳下猛然一踏。

白衣之身,騰天而起,便如仙界之龍,欲破諸天。

轟轟轟……

一指祖力之芒,不斷破碎,向四面八方散去。

戰祖府的祖境生靈,更是大驚,他猛然收手,翻掌之間,便是一道紫色長棍,縈繞著恐怖之芒。

轟!

當有一棍落下,如破乾坤,裂萬物。

秦軒一拳迎上,身軀戛然而止,那一道仙盤在隱隱破碎。

秦軒只覺得,仿佛自己的手臂,都要被震破了。

祖境,在于帝境之上!

若是帝境在諸天內,是修出一枚世界之種,那祖境,便是真正的開始衍化世界,修出獨屬于自己的一界之力。

每一位祖境所擁有的力量,在諸天近乎都是獨一無二的。

就像是云泥之別,一力高高在上,一力卻污濁不堪。

即便是如此,秦軒卻仿佛并不在意。

他的嘴角微微挑起,露出一抹狂笑,“污濁之泥,怎能觸及蒼云之高度!”

“可若泥塑成峰,尤其是薄云能撼???”

秦軒望著這一棍,口中郎朗出聲,“萬古!”

嗡的一聲,在秦軒白衣之下,一道劍芒便如針芒逐漸放大,到最后,落在秦軒另一只手上。

“大帝,萬古在!”

萬古劍輕輕一顫,如有聲音傳出。

秦軒卻是大笑一聲,猛然收拳,散去那仙盤。

“我秦長青,帶你一敗諸天之祖!”

只見秦軒一劍隱隱而動,在他體內,大帝本源更是猛然睜開眸子。

轟!

世界之種在震動了,從那世界之種內,如衍生出無數的經文篇章,在衍化種種奧妙。

長生之力,破滅萬道,秦軒入第九帝境之后,更是徹悟仙界萬道。

哪怕是在第六蒼青所在的神界,天驕之才,修一道入界境,便已經是罕見。

可他秦長青,在浩瀚的時間長河之中,近乎是將仙界諸道盡數修煉到了界境。

以長生之道,破界境諸道,破萬道之界而立,化作如今的大帝本源。

墨發在飛揚,秦軒那一雙黑瞳便如夜色,隱隱要將那戰祖府的祖境生靈吞沒。

從其手臂之上,一枚枚符文浮現,每一道符文,都代表著仙界界境之道。

百,千,萬……

秦軒手中一震,萬古劍猛然爆發出一聲劍嘯,便是這劍嘯,都如要壓這諸天。

八百云城內,多少生靈只感覺整個人都要被這一聲劍嘯撕裂。

多少祖境,猛然抬眸,望向秦軒所在的方向而動容。

戰祖府的祖境生靈,臉色都變了。

他望著秦軒,感覺到了秦軒與他接觸的所有帝境都似乎不同。

甚至,背脊之上,更有一股寒意,驟然而生。

“怎么可能!”

“他只是帝境!”

祖境生靈雙臂猛然握著那紫棍,體內,便如傾覆本源世界,浩瀚祖境之力涌入到那紫棍上。

一道紫芒,通天而起,戰祖府的祖境生靈猛然大喝,雙手持棍,轟然劈落。

這一棍之力,還未臨近,秦軒腳下的云土,便如若裂開。

秦軒也動了,他迎著那一棍,背后一雙赤色大翼便如火在燃燒。

微微一震,秦軒之姿,便如一道火光,沖入天穹。

征天法,萬道祖劍!

我有一劍,可征伐諸天!

轟!

棍,劍在碰撞,八百云城內,多少建筑都在搖晃,如有一道漣漪,紫赤兩色交融,向四面八方彌漫。

足足彌漫了三千里,多少生靈都可抬頭看到。

“我的天,有祖境在八百云城內交鋒???”

“嘶,好像是戰祖府的戰瑯天!”

“有些意思,能將戰瑯天逼迫到這種地步,是其他祖麾下的強者動手了么?”

一尊尊生靈當即便向波瀾爆發之地趕去,八百云城內,向來不禁戰,大戰之事,也并非不曾發生,只不過,祖境之爭,那便是比較罕見了。

比較在諸天之中,帝境,祖境,也是絕對的中堅強者,若不是情非得已,誰也不會堂而皇之的大打出手。

而在秦軒與那戰祖府的祖境交鋒之地,秦軒一人振翼,凌云而立。

在他身后,戰祖府的那尊祖境生靈,正在捂著咽喉,七竅之上,盡是血跡。

身軀上,更有無數血洞,似乎要將他整個人都轟成肉泥。

一道劍吟,秦軒手中萬古劍,歸入腰間。

他負手而立,墨發垂落,一襲白衣勝雪,回身看向那戰祖府的祖境。

“你已敗,還要再戰嗎?”

秦軒在開口,這一句話,卻讓四周那些早已經震驚的無以復加的生靈回過神來。

轟!

四周,所有的生靈,無不震動。

便是一些剛剛臨近于此的祖境,都仿佛看到了極不可思議之事。

秦軒身上,飛升氣息,仍舊濃郁。

而在他面前,戰瑯天,卻已經重創。

戰瑯天他身軀在顫動,一雙眼眸,最終,淪為黯然。

秦軒已經留手了,否則,他如今已是尸體一具。

“飛升之人,也可強盛至此么?”

戰瑯天,口齒溢血,仿佛在問秦軒,也仿佛在問自己,更仿佛在問這……

諸天眾生。

手机彩票app排名 股票开户那个好 股票入门书籍推荐 股票的融资融券 十大炒股软件 大智慧手机版官方下载 中国第一支基金是 中文在线股票最新消 京东方a股票今日行 股票行情软件下载 股票配资平台查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