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8.第1106章 秀的根本停不下來!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宿主權限太低,無可奉告!”

系統聲音冰冷,么得感情。

“那要多高的權限才可以?我成為圣人?”

孫默不爽:“你除了用這個借口搪塞人,還會別的嗎?”

“對的,圣人!”

系統第一次明確給出了它的標準:“到時候,我會告訴你系統的來歷,以及為什么會選擇你成為宿主!”

“如果我成不了圣人呢?”

九州的圣人,屈指可數,就算有系統幫忙,孫默也不覺得自己能成功。

因為圣人,已經不是圣門來考核了,而是要達到某種心境,是一種學識,人生,經驗等等積累足夠后,形成的質變。

那些亞圣,哪怕做足了準備,也不敢保證一定可以成功。

成圣,真的太難了。

“我會殺死你,然后尋找新的宿主!”

系統不是在威脅,而是在闡述一個很普通的事實:“我很欣賞你,所以,不要讓我失望?!?/p>

“……”

孫默明白了,要么成圣,要么死在成圣的路上,想要做一個亞圣,混吃等死,安頓晚年?

系統不允許的。

“話說就沒有擺脫系統的辦法嗎?”

這個念頭閃進腦海后,又被孫默趕緊拋掉了,因為他不知道,系統能不能窺視到自己的想法。

“丹藥?”

王舛眼睛一亮。

他的祖先中,也不乏驚才絕艷之輩,想要完善九荒真龍決,也想過利用外部環境,來驅散體內灼熱的真龍之力。

寒潭,冰洞,甚至是更加罕見珍貴的寒玉床,建造寒鐵練功房……

他們都試過,但是效果都不夠好。

要是有丹藥的話,就完美了。

等等,

孫默又是從何處得知九荒真龍決的?

王舛的臉色,不太好了,畢竟這可是家傳之寶,孫默如果知道了……

噹!噹!噹!

下課的鐘聲敲響了。

“諸位,今天的公開課,就上到這里!”

孫默回到了講臺上。

啪啪啪!

熱烈的掌聲轟鳴而起。

這一節課,真是讓人大開眼界,意猶未盡,巴不得孫默繼續講下去,就是大家的感覺。

孫默雙手下壓,示意大家安靜。

整個大教室,五百人,瞬間沉寂了下來。

這號召力,看的一眾大佬們都眉頭一挑,神色凝重。

這意味著孫默,已經靠教學實力折服了他們。

有丶厲害。

“我此次來黑白學宮的目的,想必不少人已經聽說了,沒錯,就是為了招聘一些畢業生,來將中州學府打造成一所不遜色于九大的超等名校。?!?/p>

“當然,也歡迎各位名師們前來指導!”

孫默的微笑,很清爽,絲毫沒有當眾拉人的尷尬:“薪水這個,只要你們敢提,我就敢接!”

“總之一句話,在中州學府,不僅讓你們物質上滿意,精神上,也會更滿意?!?/p>

“謝謝大家!”

孫默離開了,可是教室中,依舊很安靜。

不少人知道孫默是來招聘畢業生的,他們覺得私下里做就好了,大家心照不宣,可是你這么公然說出來,是不是太不把黑白學宮放在眼中了?

又或者說,你也太把中州學府當回事了吧?

“孫老師這次怕是要無功而返了?!?/p>

唐倩先心疼孫默一波。

“是呀,就算大家腦子壞了,也不會放棄留校的機會,去中州學府!”

張國萍嘆氣。

孫默的課,講的極好,但是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是亙古不變的道理。

大家都在討論著,并沒有離開,因為還在回味孫默的課程,所以王舛起身,追出來的時候,就顯得特別扎眼。

“孫老師,請留步!”

王舛龍行虎步,追上了孫默。

此時的走廊中,可是聚集了很多學生的,他們是半途發現孫默在這里授課的,于是就停下了腳步看熱鬧。

“閣下有何指教?”

孫默微笑。

大庭廣眾下,氣質這一塊,一定要拿捏的死死的。

“鄙人姓王,單名一個舛字,孫老師叫我王師即可?!?/p>

王舛自我介紹。

“王師!”

孫默心說,這兩個字一組合,就是霸氣。

“我想請問孫老師,你看過九荒真龍決嗎?”

王舛說完,就目不轉睛的盯著孫默,想通過表情,來判斷他有沒有說話。

“看過!”

孫默胸懷坦蕩,懶得隱瞞。

嘶!

四周的人聽到這兩個字,頓時就驚了,下意識的望向了王舛。

盡管已經猜到了這個結果,可是現在親耳聽到,王舛還是有些接受不能,一時間,胸中憋悶,覺得堵的慌。

“王師沒事的話,我先走了,還要備課!”

孫默不想多說。

“稍等,最后冒昧一問,你修煉的是完整版嗎?”

王舛有期待,又有忐忑,仿佛少年時,拿著自己攢錢賣的禮物,站在柳樹下,等那個心愛的姑娘。

“我沒學!”

孫默聳了聳肩膀。

“為什么?”

不用王舛開口,有人脫口而出。

天級絕品功法呀,你居然不修習?

你腦子泡大糞了嗎?

孫默微微一笑,沒有回答,轉身離開了。

瞧不上呀!

我練得大乾坤無相神功和大荒伏龍經,那可是擎天學府和伏龍學府的鎮校神功。

而且隨時還能學安心慧的大夢心經!

你家這真龍決,哪怕是完整版的,我都沒興趣。

王舛神色,變幻不定,有輕松,有失落,還有一股不甘心。

我王家視若珍寶的家傳絕學,你居然不屑一顧?

這得是多么自大的人?

“他為什么不回答?”

不少人都很好奇。

“孫默的武功,據說非常強,而且身兼數種圣級絕品功法?!?/p>

“沒錯的,他的弟子,剛剛在四星名師考核的親傳斗戰上,拿到了第一和第二名?!?/p>

“我淦,這么吊的嘛?”

眾人驚呆了。

……

黑白學宮的安排非常周到,還給孫默準備了一間休息室。

“老師,恭喜您,旗開得勝!”

李子柒遞上了茶杯:“喝口水,潤潤嗓子吧?”

她和鹿芷若不僅去看孫默上課了,還把整個過程都錄了下來,準備以后回味。

“能招到學生,才叫勝利!”

孫默皺眉。

單靠自身魅力,是不夠的,還是要談夢想,給足錢。

“我讓你打聽的消息如何了?”

孫默讓小荷包去打聽黑白學宮最優秀的年輕一代的資料,準備從這些人下手。

“最強的有兩人,白芙天生過目不忘,還擁有靈犀一點通,不管學什么,都是一點就通,一學就會?!?/p>

李子柒拿出了一個小本子,遞給孫默:“不過她最近這兩年,不知為何,疏于提升和教學了,每天都在寫書!”

“寫書?”

孫默皺眉:“是個文青少女?”

“應該吧?”

李子柒也不確定,這位白芙,深居簡出,她沒有親眼觀察的機會。

“文青少女很難搞的,而且看書就算了,寫什么呀?”

孫默無語:“她不知道寫書死路一條嗎?”

“老師,她是文青少女才好辦呀,你把《西游記》的后半部寫出來,保證她成為您的粉絲,跟您走!”

鹿芷若出主意。

在她看來,西游記是神書,超好看。

孫默白了鹿芷若一眼,西游記和三國是男孩子看的,想俘獲女文青,那得上紅樓夢。

“再去打聽一下白芙的事情!”

孫默吩咐,如果這個女的真的很厲害,孫默不介意再寫半本紅樓夢。

“嗯,第二個就是宋慧根了,不過他最近這一年多,把精力都放在了參悟黑白棋盤上,據說想要勝天半子?!?/p>

李子柒笑了起來,眉眼彎彎:“老師,不如您去把黑白棋盤的奧秘破解了吧?”

“這話不要亂說,太拉仇恨了?!?/p>

孫默提醒:“不過招聘工作進行的差不多了,可以去看看!”

因為是第一天授課,所以孫默的課程,安排的不是很緊,第二節排在了下午兩點。

這是為了讓孫默養足精神,避免翻車。

……

唐倩對靈紋不感興趣,但是饞孫默的身子,所以中午吃過飯,便來占座了,可是發現,人已經滿了。

“搞什么呀?”

唐倩不爽。

“這些學生,待會兒都得走!”

張國萍知道,這是孫默講課的轟動,發酵了,所以這些人慕名而來。

果不其然,一點以后,便陸續有名師來了,而且星級越來越高,這些學生哪還敢坐著,紛紛讓座。

于是等孫默踩著上課鐘聲,走進教室的時候,發現人滿為患。

后面站著很多老師。

學生?

抱歉,沒資格在場的。

“……”

孫默無語,你們都不上課的嗎?

不過他無所謂,一只羊也是放,兩只羊也是喂。

“這一節課,我們講靈紋學?!?/p>

孫默取出一枚電路板靈紋,貼在了黑板上。

嘩!

眾人嘩然。

靈紋,大家基本上都用過,大概知道是什么,可是孫默拿出的這幅,是什么鬼?

因為他貼出來的這一幅靈紋,有別于傳統圖案,走線橫平豎直,非常的怪異,但是卻又有一種別樣的美感。

“有誰可以告訴我,靈紋是什么嗎?”

孫默提問。

沒人回答。

孫默的神之手雖然有名氣,但是沒人見過,可靈紋學識,自從御空靈紋出現后,他就是公認的NO.1.

在這種宗師面前,沒人敢喘大氣的。

手机彩票app排名 三分彩有什么规律可寻 排列五直播视频 福建11选五走势图500 重庆福利彩票幸运农场预测 河北十一选五技巧公式 辽宁35选7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一线蓝筹股一览表 排列五开奖走势图 曼雅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