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9.第1107章 什么叫宗師?孫默便是!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這一屆的學生不行呀,都不會捧哏的。

孫默吐槽。

沒人接茬,他只能自說自話了。

“靈紋的本質,其實是一門語言,”

這一刻的孫默,是極其自信的。

講修煉醫學,孫默多少還要靠神之洞察術和古法按摩術,還要挑人選,來證明他的實力。

但是靈紋學,孫默真的就是大宗師的水平,是站在了這個學科最前沿的人,也是看的最遠的人。

孫默講述的內容,算不上金科玉律,但對于靈紋師們的啟迪,卻是極大的。

“并不是只有嘴巴說出來的,才叫語言,一種成體系的圖形,手勢,旗語,都叫語言?!?/p>

“語言是干什么用的?”

“表達!”

“用來表達情感,用來記錄生活與工作,甚至于,用來殺人!”

孫默侃侃而談。

在座的師生們,全都被吸引了,哪怕是走廊中那些旁聽的,也都一個個放緩了呼吸,聽得入神。

因為孫默的授課內容,實在太超前了。

說實話,很多人其實不懂的,但是不知道為什么,總感覺很厲害。

“不提唇槍舌劍這道名師光環,就是普通人吵架,有的人也能被氣死,人們常說,我被這句話戳到了痛腳,氣急敗壞了,這就是語言的力量?!?/p>

“那么靈紋學這門語言的力量是什么?”

“是改變!”

“它們作為一種工具,讓我們來改變這個世界,達到某種目的!”

孫默說著話,展開了一副靈紋,向大家展示過后,便撕開激活了。

唰!

一陣輕風,立刻開始在大教室中吹拂。

“有誰知道這個是什么嗎?”

孫默笑問。

唰!唰!唰!

不少學生舉手。

因為這道靈紋太常見了。

它叫做颶風術,通常用來制造沙塵,遮蔽視野,主要用于軍團作戰,以及逃跑時使用。

“叫颶風術對不對?”

孫默說著,又取出了一枚粗大的靈紋棒。

“你們中一些人,應該聽說過我的大弟子,在親傳斗戰上,使用了一種名為靈紋棒的裝備吧?”

聽到孫默這話,不少人點頭,尤其是那些主修靈紋學的名師們,甚至身體前前傾,想要看看清楚。

靈紋對與戰斗廝殺的幫助,有些弱,因為靈紋不方便攜帶,而且使用麻煩,生死危機關頭,基本上用不成。

遠不如吞服救命丹藥。

但是靈紋棒的出現,改變了這個現狀。

現在有關李子柒斗戰的留影石,可是地下黑市的硬通貨,賣的巨貴無比。

因為原版留影石太少了,現在都是用新的留影石對著原本翻錄,質量很差,模糊不清,就這,還有很多人買。

九州人不知道氪金這個詞匯,不過出來一個土豪戰法,也是類似的意思。

靈紋棒被放在課桌上,它是玉石材質,上面鑲嵌了三塊靈鉆,通體畫著電路圖一樣的圖案。

這些土著不懂什么叫做工業美感,但是都覺得這根靈紋棒很漂亮。

當孫默在靈紋棒的一個凹槽中,嵌入指甲蓋大的靈石,激活了它后,一股微風,立刻吹了出來。

持續不斷!

孫默不再說話,默默地觀察著這些師生,尋找著可造之材。

只可惜,大多數人都是不明所以的表情,顯然沒看懂這個發明代表的涵義,還有一些人,則是驚詫于靈紋棒這個構想。

“你們看到了什么?”

孫默詢問。

“偉大的構想!”

突然,一個聲音,從教室外傳了進來。

“臥槽,羅良,你好歹也是黑白學宮的學生,要不要臉呀?至于這么拍孫默的馬屁?”

“恕我直言,靈紋棒上的圖案很棒,但是我沒懂這個發明有什么意義,這又吹不死人?”

“還是弄點雷海和火彈出來呀,那個刺激!”

學生們嘀咕著,然后又迅速閉嘴,因為孫默看了過來。

唰!

羅良四周的學生,趕緊遠離了他,擔心被牽連。

畢竟打擾名師上課,可是很惹人厭的事情。

而他們還想體驗一把孫默的神之手呢。

“這位同學,你看到了什么?”

孫默笑問。

“我看到了世界即將被改變!”

羅良沒在意四周那些人,又往前走了幾步,直接進了教室,最終站在了講臺前,死死地盯著靈紋棒。

他的眼睛在閃光,宛如發現了新世界一般。

“談談你的想法?”

孫默提議。

“這個東西的出現,意味著人們,在夏天,在室內,也可以享受到涼爽的輕風了?!?/p>

羅良這話說完,眾人終于反應了過來。

大家剛才,光顧著想這陣輕風對戰斗有什么幫助了,卻沒想到,是用在民生上的。

這個年代,可沒有電風扇。

炎熱的夏天怎么過?

窮人家靠硬抗,最多去溪水里洗個澡,而富人家,則是酸梅湯喝著,地窖里儲存的冰塊用著,還有侍女打扇。

但是有了這個靈紋棒,只需要消耗幾顆靈石,就能全天候的吹送輕風了。

“我的乖乖,這玩意要賺多少錢?”

一位很有經濟頭腦的名師,頓時驚叫了起來。

只要是有點兒積蓄的人家,應該都會買一根吧?

好吧,哪怕只算中產,九州有多少戶?

一千萬之數,肯定是有的。

一家買一根,這就是一個天文數字了。

而且要是孫默心黑一些,讓這玩意用個一、兩年就壞掉,還能再收割一波。

仿造?

想屁吃呢?

以孫默的靈紋學識,隨便往靈紋棒弄一些偽裝,就沒人能識破,至少十年之內,是別想了。

十年,那要賺多少錢?

這可是吃獨食呀!

想到這里,不少名師望著孫默的眼睛,都羨慕的有些紅了。

做學問,其實很花錢的。

煉丹和煉器這都不說了,每天‘燒掉’的藥材都是個天文數字,就是個考古學家,想要去考古,一日三餐,總要吃的吧?帳篷馬匹,總要備上的吧?

這要再組建一支團隊,更燒錢。

“我眼前站的這哪里是人,分明是一尊財神爺?!?/p>

一些缺錢的名師,都恨不得叫孫默爸爸,讓他贊助一二了。

“富可敵國,不外如是!”

“所以說,發明才是致富的王道手段!”

有個年輕人說完這話,就引來了一串目光。

“怎么?我說不對的?”

年輕人臉上,還閃爍著天真的幼稚神色,他不知道,這種驚人發明,如果發明者的實力不足,是根本守不住的。

而且說句難聽的話,就算是孫默,也不敢吃獨食。

至少,要分潤出一部分利益,在各個國家,都找一個合作者。

“……”

孫默看著這些人的神態,有些無語。

你們都想哪兒去了呀?

這是錢的事兒嗎?

好在,還有一個羅良。

“既然可以做出這種……”

羅良說到一半,看向了孫默,他不知道這東西叫啥。

“靈風扇!”

孫默補充。

“對,既然可以做出這種靈風扇,那么就能做出其他東西,孫老師這是給大家開辟了一條陽光大道?!?/p>

羅良興奮:“靈紋學,真的無所不能?!?/p>

孫默很欣慰,拍手鼓掌。

這才是他的目的。

當大家發現了靈風扇代表的意義后,備受震驚,孫默接下來的課程,自然也就好講了。

沒有人搭話,都在奮筆疾書的記錄,哪怕是那些大佬都不例外。

噹!噹!噹!

下課的鐘聲,不知不覺中,便響起了。

“好了,這節課就到這里!”

孫默笑了笑,收拾了教具和教案,便離開了。

“你的筆記呢,借我抄一下,我對比下,別錯了?!?/p>

“靈紋的核心架構,我沒理解,你們是怎么看的?”

“不懂,這似乎是孫默的獨有理論,還是等下一節課聽吧,等等,你不是主修煉器的嘛?怎么開始學靈紋了?”

“我突然發現,靈紋也很有意思!”

眾人議論紛紛。

謝恩慧和周澤睿望著大教室和走廊外熱烈討論的學生們,對望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濃濃的震驚。

什么叫宗師?

這便是!

他的課,讓人回味無窮,意猶未盡,哪怕下課了,學生仍然不愿離去,還在自發的討論。

要知道這些師生中,很多都對靈紋不感興趣的。

對了,按理說,孫默的公開課結束,而且講的很棒,大家應該起立鼓掌,表示感謝的。

但是并沒有。

這是怠慢嗎?

不!

這完全是忘記了。

孫默授課效果太好,以至于大家太過于專注,還沒從靈紋學中走出來呢。

“謝師,你說孫默,能不能挖過來?”

周澤睿詢問。

“很難!”

謝恩慧搖頭。

“哎,這種人才無法收入囊中,真是天大的遺憾!”

周澤睿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是呀!”

謝恩慧點頭,她對孫默最欣賞的,不是他優秀的學識,前瞻的眼界,而是他的胸襟。

這節課效果很棒,按理說,孫默現在提出招聘,宣傳力度絕對強勁,但是他沒有。

為什么?

因為孫默不想打擾這些師生思考。

始終把學生的成長,優先于自身的利益。

這才是真正的名師氣度!

值得敬佩!

“不管多么困難,總要試一試,得到了孫默,咱們黑白學宮的靈紋學,必將成為九州之最!”

周澤睿轉身往校長室走去,他要和萬康成的好好的談一談。

可惜宋校長在閉關,不然由他出面,說不定可以說動孫默,畢竟這可是一位圣人。

手机彩票app排名 002647股票分析 国家授权正规彩票平台 东方6十1奖金是多少 十一运夺金杀号专家 科创板业务股票涨跌幅限制为 22选5开奖结果今天 燕赵排列七开奖结果 体育彩票大乐透机选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 江西多乐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