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6章 或許,事情另有轉機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得知彭五失蹤,燕永奇心里始終覺得不大安寧。

這時候,彭五一定恨極了他,他自己倒不怕什么,卻怕彭五會傷害自己身邊的人。

于是,燕永奇暗中調派了許多人,把自己所住的院子圍得鐵桶一般,力爭保護好焦樂樂。

做完這些,他開始冷靜思考當下的局勢。

現在的焦大將軍是假扮的,隨時可能被人發現,所以,現在這個時候,朝廷要派人來接管西疆軍才好。

不然,遲早還會出亂子。

于是,燕永奇找到燕曦澤,詢問他皇叔燕凌寒是否送了新的命令過來。

燕曦澤搖了搖頭。

燕永奇坐下,眼神中充滿質疑:“六弟,現在這個時候,你實在是沒有必要瞞我什么?!?/p>

“三哥,你覺得我瞞了你什么?”燕曦澤反問道。

燕永奇想了想,決定不再藏著掖著,開門見山道:“皇叔何等睿智,如今西疆軍的局勢他必定了然于心。既然如此,他一定會派出新的人過來接管西疆軍,可他偏偏沒有,你不覺得奇怪嗎?”

燕曦澤微微皺眉:“的確是奇怪。但是,皇叔的確是沒有什么命令?!?/p>

“難道,消息被人劫了?”燕永奇推測道。

“這個不可能?!毖嚓貪晒麛鄵u頭,“皇叔自己有一套傳遞消息的法子,沒有人能攔截?,F在既然沒有消息送過來,那就是沒有命令。我們先等著就是?!?/p>

聽燕曦澤如此說,燕永奇急道:“可現在彭五下落不明,實在是一個巨大的危險。既然現在皇叔沒有消息送過來,六弟,就請你給皇叔送信,將這里的實情告知他,請他速做決斷,派人來接管西疆軍?!?/p>

“三哥,你為何不自己給皇叔送信呢?”

燕永奇低下頭,苦笑道:“以我現在的身份,只怕是沒有資格直接聯絡他?!?/p>

“三哥,你怎么能這么妄自菲薄呢?當年的事情還沒有查清,你未必就是彭五的兒子?;蛟S,事情另有轉機?!?/p>

燕永奇自嘲一笑:“如今還能有什么轉機?就算是我不是彭五的兒子,可我母妃到底是與彭五不清不楚,既然如此,身為她的兒子,我的人生到底是有了污點。還有什么好說的呢?”

“三哥,事情未必是你想的那樣?!毖嚓貪蓜竦?。

燕永奇抬起頭,直白道:“罷了,你不必勸我。若皇叔心里沒有想法,當初怎么會讓你來西疆呢?”

“皇叔做事最為穩妥,在事情的真相沒有浮出水面之前,他只是想做到萬無一失罷了?!?/p>

燕永奇慘淡一笑,低頭道:“六弟,不必再勸我。請你盡快給皇叔送信,將西疆的狀況一一告知。并詢問他接下來如何做,以及……”

說著,他停頓了一下,然后繼續道:“以及如何處置我,是就地處決,還是等我回到京中再行處置?!?/p>

燕曦澤嘆了一口氣,道:“好,三哥,我這就給皇叔寫信?!?/p>

燕永奇點了點頭,走了出去。

外面,天高云淡,濃烈的陽光透過云層照射下來,帶來這一年之中最為明媚的季節。

春天,原本該是最美好最有希望的季節,可他燕永奇,已經徹底失去了自己的希望。

不,還是有一點希望的。

他的孩子,就是他全部的希望所在,那是他拼盡一切都想要守護的未來。

燕曦澤很快寫好信送往京城,并告知燕永奇。

燕永奇聽了,只點了點頭。

從西疆到京城,信件一來一回,大概需要十天的時間。

那也就是說,他還有十天的時間可以安靜地度過。

意識到這個的一瞬間,燕永奇由衷地感覺到世間的寶貴。

他寸步不離,只想待在焦樂樂身邊。

如今,焦樂樂肚子里的孩子已經快五個月了,肚子日漸隆起,已經有了孕婦的姿態。

焦樂樂原本就不是個會在飲食上拘著自己的人,她喜葷腥,如今腹中有孕,食量更是大漲。

單單是一頓早飯,她就吃掉了八個肉包子,看到燕永奇和焦大將軍嘆為觀止。

見這二人盯著她看,焦樂樂胡亂抹了一下嘴巴,嘴里嘟噥道:“你們別亂看我,我還沒吃飽?!?/p>

燕永奇艱難地吃掉手里的第二個包子,說道:“嗯,沒事,沒吃飽就接著吃?!?/p>

焦樂樂一賭氣把包子推遠:“不吃了,你們看我跟看怪物似的?!?/p>

“沒有沒有?!闭f著,燕永奇很快找到說辭,“是我少見多怪,不曾見過有孕的婦人吃飯。如今有了這般見識,以后斷不會如此?!?/p>

隨即,焦樂樂看向焦大將軍,等著聽他如何說。

燕永奇怕焦大將軍說不出,就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腳。

沒想到,焦大將軍卻是一笑:“樂樂,我看你是覺得你和你娘很像。當初她懷你的時候,比你吃的多得多呢?!?/p>

“真的嗎?”焦樂樂有點不相信。

焦大將軍肯定的點頭:“當然,這個爹肯定沒記錯?!?/p>

“原來是這樣啊,那我就不怕了?!闭f著,焦樂樂伸手去拿今天早上的第九個包子。

最終,這一頓早飯,焦樂樂以吃了十個肉包子,喝了一大碗小米粥告終。

吃完飯,她滿意地摸著自己的肚子,一臉期待地看向燕永奇和焦大將軍:“爹、夫君,我晚上想吃麻辣羊肉火鍋,也想吃烤全羊?!?/p>

燕永奇和焦大將軍當即拍板,表示一定會滿足焦樂樂的心愿。

到了晚上,院子里架了一口銅鍋,又擺了一個燒烤架。

腌制好的全羊被放在架子上炙烤著,油水滴在下面的炭火上,發出呲呲的聲響。

另一邊,放在冰窖里凍好的牛肉放在案板上,焦大將軍親自操刀,一刀一刀在上面切下羊肉卷來,整齊地碼放在一旁的盤子里。

焦樂樂是早已等不及了,待銅鍋燒開,泛著紅油的鍋里散發出陣陣醉人的香氣。她夾了新切好的牛肉放進去,滾了幾下便熟了。

她顧不得燙,迫不及待地把羊肉放進嘴里,品嘗那麻辣鮮香的味道,一臉的滿足。

燕永奇在一旁看著她吃,微微笑了。

真好啊,燕永奇在心里感嘆道。

手机彩票app排名 河南11选5中奖规则 有富配资 幸运飞艇全国统一开奖号码 2019上证指数分析 江西快三开奖时间 时时彩好平台推荐 山西11选五每天多少期 北京福彩快三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十分 官方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