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7章 如今你倒是裝上癮了?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彼時星垂四野,繁星在頭頂閃爍,空靈而靜謐。

眼前,如玉一般的人兒嬌俏靈動,一顰一笑皆是動人的風景。

真好啊,這生活。

這時,焦樂樂把剛烤好的烤全羊切片送進了燕永奇的嘴里。

燕永奇品嘗著這外酥里嫩的美味,嘴角含笑。

見他笑,焦樂樂也跟著笑了。

燕曦澤在一旁看著,沒來由地竟十分想念趙云卿。

吃完這美味,燕永奇牽著焦樂樂的手回屋。

黑狼照舊被遣去守門,兩個人躺在床上依偎在一起,說著貼心的話兒。

這幾日的時間,燕永奇專心陪著焦樂樂。

以往在王府的時候倒是不怎么明顯,如今在這西疆,焦樂樂總有許多的鬼點子。

比如,她一時興起要去山上狩獵。燕永奇擔心她,她騎上馬一溜煙兒就不見了人影。等他擔心地追過去,她已經獵到了一只兔子,見他來就眼巴巴地看著,聲音軟糯:“夫君,我餓了,我們做烤兔吃吧?!?/p>

再比如,明明是下雨的天氣,她偏要撐著傘出去走走,美其名曰說是要讓孩子從小就經歷風雨。

又或者是在月光如水的晚上,焦樂樂執意穿著一身瀟灑的紅衣躥上屋頂,任由青絲垂落雙肩。

待風來,微風揚起發絲。她便回過頭來看小心翼翼地護著她的燕永奇,嘴角含笑:“夫君,你看我像不像月夜之下遺世而獨立的美人?”

每當這個時候,燕永奇的眼神都是擔憂而寵溺的。

他任由她鬧騰,然后為她收拾爛攤子。

每每見燕永奇無條件寵著她的樣子,焦樂樂美麗的眼眸里總是含著別樣的哀愁。

他如此寵著她,是覺得自己時日無多,所以才會如此吧。

有一個下雨且有風的下午,焦樂樂執意出來走動。

燕永奇只得由著她,他撐著一把大傘,她就在傘下俏皮地踮起腳,跳過一個又一個水坑。

不成想,這一次被焦大將軍瞧見了,他沉了沉臉,不悅道:“都是有孕的人了,怎可如此?還有,永奇你也是的,怎么能這么由著她?”

聽焦大將軍如此說,原本燕永奇已經準備點頭稱是了,可這個瞬間他突然想起來,這焦大將軍是假冒的,既然是假冒的,干嘛來指責他們?

竟還是這般托大,直呼他的名諱,叫他永奇?

燕永奇當下便有些惱怒,憤恨地看了過去。

可這焦大將軍也不示弱,就這么冷冷地回看過來。

到底是礙于焦樂樂在場,燕永奇只得低頭應了:“是,以后斷不會如此?!?/p>

焦大將軍這才滿意地點點頭,看了焦樂樂一眼:“既然如此,便回屋去吧。你有孕在身,淋了雨染了風寒就不好了?!?/p>

“知道了,爹?!闭f著,焦樂樂俏皮地沖著焦大將軍眨了眨眼睛。

之后,她牽著燕永奇的手回過身,朝著自己所住的院子走去。

到了房間之后,燕永奇左思右想,終究是不大放心。

他擔心等自己和燕曦澤回京之后,留下焦大將軍這么個冒牌貨,終究是一個隱患。

若是這個冒牌貨被人控制,做出對焦樂樂不利的事情來就不好了。

就算不被人控制,聽著焦樂樂總叫這個冒牌貨爹長爹短的也是別扭。

所以,他準備旁敲側擊的告訴焦樂樂真相。

于是,燕永奇偷偷地看了焦樂樂一眼,見她神色輕松這才說道:“你有沒有覺得你爹和之前有什么不同?”

“沒有啊?!苯箻窐仿唤浶牡?。

焦樂樂這么說,燕永奇倒是不好往下說了。

在焦樂樂這兒沒辦法說些什么,燕永奇就準備去找焦大將軍說道說道。

于是,他趁著焦樂樂午睡的功夫,到了焦大將軍的院子里。

不巧,此時羅達也在。

兩個人似乎在屋子里說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笑聲一陣一陣地傳出來。

燕永奇便沒有進去,就在院門外等著。

過了好大一會兒,羅達才從里面慢騰騰的走出來。

等他出來,燕永奇一把把他拉過來,問道:“羅達,你有沒有覺得現在的焦大將軍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樣?”

“不一樣?”羅達嘀咕著,然后仔細想了一下,疑惑道,“可能是臉上多了幾條皺紋?”

“還有嗎?你再仔細想想?!?/p>

羅達認真的想了想,然后仍是搖頭:“沒了?!?/p>

一時間,燕永奇有些郁悶,這焦大將軍明明是個冒牌貨,怎么一個兩個都認不出來?

焦樂樂認不出來,羅達也認不出來,這兩個都是和焦大將軍朝夕相處的人,難道說,皇叔手底下的易容高手就這么厲害,當真就到了這么以假亂真的地步?

還是說焦樂樂和羅達都比較蠢,這才沒能發現什么?

可是這樣一來,也就更加危險啊。

這么一想,燕永奇憂心忡忡。

但是,他又不敢把焦大將軍是假冒的這件事告訴羅達,不然羅達必定沉不住氣,出去一亂嚷嚷,豈不是前功盡棄?

就在燕永奇想這想那的時候,羅達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三王爺,您想什么呢?”

“沒、沒什么?!?/p>

說著,燕永奇轉身,朝著焦大將軍的房間走去。

他進去的時候,焦大將軍正坐在床邊,似乎是準備脫了鞋子睡覺。

見他如此,燕永奇便有幾分不樂意,冷哼道:“如今你倒是裝上癮了?”

焦大將軍抬眼看了看他,并未起身:“不是您讓我裝的嗎?怎么,現在又后悔了?就算是您后悔了也不成,我聽的是我家主子的調派,其他人可管不了我?!?/p>

說著,焦大將軍真就脫了鞋子躺床上睡覺,完全沒把燕永奇放在眼里。

燕永奇原本就有幾分惱火,此刻見這個假冒焦大將軍的人竟是如此的傲慢,當下便沉不住氣,三步并作兩步走過去,居高臨下地站在床邊,不悅道:“讓你裝焦大將軍是為了穩固人心,可不是讓你來作威作福的?!?/p>

“哦?!苯勾髮④姂艘宦?,閉眼睡覺。

燕永奇有些生氣,準備給他個教訓,便一掌襲去。

只是,他這一掌沒能打到焦大將軍便被攔住,只見焦大將軍的右手伸出來,牢牢地握住了他的手。

至于焦大將軍本人,甚至連眼睛都沒睜開。

這副氣定神閑的樣子,倒是像極了焦大將軍。

一瞬間,燕永奇被激怒,瞪著眼睛問道:“你到底是誰?”

手机彩票app排名 推荐股票的好网站 实时股票行情查询 股票投资计划书 融资买股票 股票开户最少多少钱 资产配置比例 股票涨停群 十大股票论坛 上证000001指 2018长期投资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