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8.第2808章 新上任的護法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季無究被宋開一番話夸得,整個人都是渾身不自在……這尼瑪哪里是夸獎人,完全是在往死里損??!

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誰不知道你季無究為何一開始不來,現在卻眼巴巴的趕來?

但是,季無究這里,卻還是不得不干笑道:“呵呵……哪里哪里,宋護法過獎了……”

“那行吧,既然季無究長老親自來了,他管轄的兩個分舵,還是他自個帶領吧?!彼伍_擺了擺手,伸手在前方一點,道:“昨日,我已經打聽過了,拜月教的勢力范圍,是在秦嶺一脈。這些年拜月教發展迅猛,已經有了十二個分舵,比咱們月神教,也只是少了六個分舵,也難怪他們敢有膽量挑釁月神教了?!?/p>

常裕聽了這話,冷哼一聲,說道:“拜月教的那十二個分舵,不過是土雞瓦狗罷了,何足道哉?”

宋開訝然一聲,道:“咦,照常護法這么說,拜月教的一個分舵,實力根本不如我們月神教?”

“那是肯定??!”

“是不是,得要兩三個,才能比得上咱們一個分舵?”

“雖然不確定,但想來差距不大!”

宋開頓時呵呵一笑,道:“原來如此,看樣子是我小題大做了。我們月神教,派出去四個分舵,就足以將拜月教給滅掉了!既然這樣的話,那大家都歇著去吧,常護法一個人,率領他麾下的四個分舵,就足夠做到了。我們就在月神山,等待常護法凱旋的好消息吧!”

“這……”常裕一瞪眼,氣的胡子都快飛起了。臥槽,有你這么坑人的嗎?

拜月教的實力,的確是不如月神教,但也不至于弱到派四個分舵,就能把人家全滅掉??!即便是真的可以做到,但那傷亡肯定慘重,即便是常裕,都未必能夠活著回來??!

常裕當然不肯干了,連忙道:“宋護法,秦嶺連綿數萬里,我手底下四個分舵,人手肯定是不夠的??!”

“咦,剛剛常護法不是說完全沒問題的嗎?”宋開好奇反問。

常裕噎了半晌,才悶聲道:“是我說話有些夸大了……這個,為了不留后患,我覺得還是全力出擊為好!”

宋開笑了笑:“這么說,常護法也同意我的安排了?”

常裕這時候,哪里還敢說個不字?月洪文已經是發話,讓宋開全權做主。若是宋開真的讓他一個人,率領麾下的四個分舵,就去找拜月教剛正面,那他豈不是老壽星上吊……找死呢?

“咳……宋護法年輕有為,思慮詳熟,安排自然毫無問題!”常裕臊眉耷眼的道。

其他人,自然更加不敢反駁了,即便是季無究,也是在人群里附和著點頭不已。

宋開淡淡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宋某就開始安排了……常護法,你實力最強,麾下分舵最多,秦嶺北麓,就交給你了。這邊有拜月教的六個分舵,常護法能夠辦到嗎?”

常裕微微皺眉,若是換了之前,他肯定要據理力爭,說讓他獨自一人去面對拜月教一半的力量,未免有些欺負人。

可是現在,他不敢說這樣的話了……

畢竟,說拜月教每一個分舵實力很差,那也是他自己說的?,F在讓他帶著四個分舵,去對付拜月教六個分舵,這還打不過?

那你剛剛說的話,是在打自己的臉嗎?

常裕沒柰何,只能是點頭:“沒問題!”

宋開繼續道:“秦嶺北麓,就交給常護法了,剩下的,每一位長老,找準一個在秦嶺南麓的分舵,以兩個分舵的實力,去對付一個,應該沒什么問題吧?”

“沒問題!”五名長老,都是紛紛點頭。

劉世勛卻是干咳了一聲,問道:“宋護法,你將屬于你麾下的四個分舵交給我指揮,再加上我原本還有一個分舵,共有五大分舵,這個……只是去對付其中一個嗎?”

宋開笑了笑,道:“劉長老,你要對付的,是……拜月教總舵!”

劉世勛頓時就哭喪著臉了,拜月教的總舵?開什么玩笑,那可是拜月教的老巢??!別的也就罷了,萬一把周天明甚至是拜月教教主蘭月成惹出來了,他能有幾條腿跑路?

“宋護法,這個……這個對付拜月教總舵,咱們是不是再仔細的商量一下?”劉世勛帶著幾分哀求的說道。

宋開擺了擺手,笑道:“別怕,你盡管去。我這邊,帶著周躍去一趟麒麟分舵,隨后就趕去你那邊,給你幫忙?!?/p>

“可是……”劉世勛心中暗想,那特么打到了拜月教老巢去,人家教主蘭月成可是至尊級啊,你來有個毛用?

不過,沒等他把話說完,宋開就說道:“既然是全面開戰,難不成,教尊大人會袖手旁觀嗎?再者說了,昨日教尊就已經將拜月教勾結海族的事情,通告天下,到時候圍剿拜月教的人,可不只是咱們一家!”

聽了宋開這么說,劉世勛才稍微安下了心。

而其他的幾人,哪怕是對宋開十分不爽的常裕和季無究,這會兒也是在心中暗暗的覺得,宋開的這些安排,看起來貌似……能成??!

于是,兩人又是一陣糾結,媽蛋啊,一方面對這小子恨之入骨,一方面還不得不聽從他的安排,甚至內心里還要覺得他的安排,很不錯……

靠,真恨不得一刀剁了這家伙!

宋開這時候安排已定,擺擺手道:“就這樣了,大家出發吧!我會前往麒麟分舵那邊,調查叛徒的事情。三天,我想三日的時間應該是夠了吧?三日之后,咱們在拜月教的總舵見面!”

說完,宋開就直接帶著周躍出去,留下一干人面面相覷。有心想要說點什么吧,卻又不知道說點什么好……最終只好是互相點了個頭,道:“馬到功成!”

頓時間,月神山上,就變得熱鬧起來。雖然分舵都在各地,但既然是大舉進攻,肯定是要在月神山抽調高手前往。

不過,這些和宋開沒有什么關系了,他已經帶著周躍,出了月神山,直接朝著麒麟分舵而去。

他現在要做的,只是將刀子拔出來,然后,這把刀就會自然而然的朝著拜月教砍去!說不定,半路上還有許多把刀子,在旁邊出現,一起砍向拜月教!

然后……宋開就懶得管了。誰勝誰負,他不在乎。當然了,最好是月神教這邊獲勝,如果那樣的話,月洪文應該不會對自己太吝嗇,獎勵點好東西是應該的吧?

還有,那西風島,宋開也是蠻想去看看。

宋開一路南下,周躍緊隨其后,不幾日,就從新回到了他最初抵達天諭王朝的地方。

“宋先生,此地飛舟渡口往北,是麒麟分舵的地盤,往南……則是天雷宗的下屬宗門雷霆宗的地盤?!敝苘S對宋開說道。

他是個辦事極為認真的人,當宋開表達了想要打探天雷宗消息的意思后,周躍馬上就去月神教藏書閣,查閱了一些關于這些地方的消息。再加上他本就是在飛舟渡口接送客人的,消息也靈通。

宋開點了點頭,道:“我現在沒空去管這些,先去麒麟分舵?!?/p>

周躍便帶著宋開,朝著一座城池飛去,對宋開說道:“宋先生,這座城池名為枝江城,是麒麟分舵的所在地?!?/p>

宋開聽聞之后,現身于枝江城上方,看著這座約莫有十來萬人的小城,不由得感慨,這還只算是一個小城。月神教麾下,有十八這樣的城池,當真是龐然巨物??!

他收回了感慨,直接落在了城主府前,既然是麒麟分舵的地盤,那么這城主府,自然也就是麒麟分舵所在了。

他直接走了過去,道:“你們這里,現在是誰負責的?”

門口幾個侍衛,都是一臉懵逼,愣了半晌才反應過來,兇著臉呵斥道:“你特么的,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嗎?敢來月神教麒麟分舵撒野,你特么活膩歪了吧?”

宋開道:“我是月神教新任右護法,我想……關于我的任命,應該已經通知到這邊了吧?”

“你是新任右護法?”幾個侍衛面面相覷,忽的哈哈大笑起來。其中一個說道:“小子,我看你是不是吃錯藥了,敢來冒充新任右護法……咦,人呢?”

他話還沒說完,宋開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再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城主府里面了。

大廳內,正有兩人在商議著什么,見到宋開忽然出現,忍不住瞪眼呵斥:“什么人?!”

宋開看了看這兩個人,問道:“蔣英羽死后,你們誰是負責人?”

那兩人一愣,其中一個粗壯漢子,冷聲道:“我就是。你到底是何人?!”

宋開笑了笑,道:“門口的護衛,不認識我,你們也不認識?我這個新任右護法,怎么感覺一點兒的存在感都沒有???”

“你……你是新任的護法宋開?”那粗壯漢子一愣,下意識的問道。

宋開呵呵一笑,屈指一彈,只聽得‘啪’的一聲,那粗壯漢子的臉上,已經是多了一道血跡!

“你……”粗壯漢子又怒又怕,怒得是宋開二話不說就在他臉上來了一下,怕的是……他完全沒有看清楚,宋開是怎么辦到的!

“對本座不敬,這只是一點懲罰而已,怎么……你不服?”宋開笑問道。

那粗壯漢子咬牙切齒了半晌,才說道:“宋護法,張某什么錯事都沒有做過,你一來就對張某這樣,是不是……”

“廢話少說,你把麒麟分舵的主要管事,都給我叫來?!彼伍_直接打斷了他的話。

粗壯漢子愣了愣,最終還是喚來外面的護衛,讓他去通知管事的都過來。

粗壯漢子,名為張運,是麒麟分舵的副舵主,與他一起的那個家伙,是麒麟分舵的智囊,好像是叫龐元。除去蔣英羽外,這兩個人,就是麒麟分舵最大的話事人。

宋開既然來麒麟分舵,自然也是調查過的。他不知道,蔣英羽背叛的事情,這兩個人知不知道,但是……現在卻知道了。

因為就在剛剛,他抵達這枝江城的時候,神識就已經橫掃除去。

那會兒,這張運正在和龐元商議,如何把新任的右護法給糊弄過去。當宋開落在城主府外的時候,他們兩個剛剛說到,萬一不行的話,就通知拜月教護法天王大人,讓周天明安排針對宋開的刺殺陷阱……

既然知道了這些,眼前的這兩個家伙,對于宋開來說,就已經是死人了。

不過,他還是想要知道,麒麟分舵其他的人,是不是也背叛了。

不多時,陸陸續續來了十來人,皆是麒麟分舵的一些管事,負責具體的事務,比如錢糧,比如兵刃,比如藥材等等。

“我是月神教新任右護法,宋開?!彼伍_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蔣英羽是我抓走的,我很感謝他,是他讓我當上了這個右護法。各位,我現在想要知道,麒麟分舵里,還有沒有誰是蔣英羽的死黨?”

一片沉寂……

開什么玩笑,你就這么隨便問一句,誰會站出來承認???

那張運在旁邊十分不屑的抽了抽嘴角,就這?這家伙,到底是怎么當上右護法的,難不成就是因為好運氣,抓住了蔣英羽?

忽的,宋開猛地回頭,看向張運問道:“張運,你是嗎?”

“我……”張運一呆,連忙笑道:“宋護法說的什么笑話,張某……”

沒等他說完,宋開就一巴掌抽了過去。這一次,他直接動用了絕字印記,手掌上附加著強大的鎮殺之力。

那張運一看宋開這一掌的氣勢,便知道絕非好惹的,立馬就原地打滾,抽身就想要施展保命秘術,可是……當他想要取出自己的替身傀儡時,卻愕然的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和傀儡產生聯系!

“這……怎么會這樣?”他愣了一瞬,也就是在這一瞬,宋開的巴掌到了。啪的聲,這張運直接被抽飛了,摔倒在地上時,腦袋都歪在一邊,死不瞑目。

宋開笑著拍了拍手,笑道:“不好意思,其實我知道,張運是蔣英羽的死黨,也是叛徒。蔣英羽早就把一切交代了,在教尊大人面前,你們以為,蔣英羽能夠保留秘密嗎?”

一時間,大廳里的十來人,全都驚呆了!

張運好歹是副舵主,這宋護法居然二話不說,就直接殺了!這表明,宋開是真的有真憑實據,知道張運也是叛徒。

宋開又摸了摸鼻子,笑道:“現在,主動承認的,免死。給你們三個呼吸的時間考慮,三個呼吸時間過去,不承認的,那就我來動手了。三!”

“二!”

“一!”

這個一字一出來,霎時間,至少有四五道氣息,猛然爆發,朝著宋開這里裹挾而來!

很顯然,在場的人都不是傻子,而且,自從那蔣英羽消失后,其中那些背叛了月神教的人,就已經商議過此事,一旦月神教派人來調查,該怎么辦!

既然這個新任護法表現的如此強勢,一招直接將張運秒殺!那么……還能說什么?這個時候,唯有出手!

如果能夠集合眾人之力,將這個新任護法給干掉,那么不僅自己沒有事,反倒是在拜月教那邊,是一記大功勞!

況且……這家伙不也就是個道衍境巔峰嗎,他們這里,可是好幾名道衍境后期!

可是,眼看四周各種狠辣招數襲來,宋開卻是扯了扯嘴角,右手伸出,一根紫色竹杖出現于他的手中。

隨后,那紫色竹杖簡直如同開花了一般,霎時間,宋開周身皆是紫影重重。

只聽得嘭嘭嘭的聲響,不時夾雜著慘嚎!

驟雨初歇,宋開依舊手持紫竹杖,紫竹杖上有青光流轉,消失不見。

而城主府大廳門前,已經有四人躺倒在地,還有一人,居然極為‘僥幸’,脖子都斷了,但依舊在地上掙扎著,還沒死絕呢……

這一幕,頓時就讓剩下的幾人,全都面色蒼白,無一人敢出聲,更不敢動彈!

“真以為哥這個右護法,是撿便宜撿來的???”宋開笑著說道:“好叫你們死的不冤枉,哥連至尊都親手殺過!”

“嘶……”一聽這話,還剩下的人全都是倒吸一口涼氣。

這時候,忽的一聲輕響,大廳里出現了一股煙霧。那煙霧猛然爆發,四處亂串,一時間城主府內好像都是這種煙霧,彌漫著朝著外面跑去。

宋開嘴角一撇,道:“這么著急就跑么?這可不像是智囊的行為啊……那就……鎖吧!”

隨著宋開鎖字道出,只聽得半空中那些彌漫的煙霧,驟然聚攏,不多時,就在半空里出現了一個人形,雖然此刻顯得有些狼狽,但是仔細看去,這不是麒麟分舵的智囊龐元嗎?

麒麟分舵的智囊龐元,說白了就是狗頭軍師。

但是,這可不是世俗,能夠在修真界混到這個地位的人,修為必須拔尖,腦袋也肯定是真的通透,七竅玲瓏的心肝。

可是沒想到,竟然會看到眼前這情況……

手机彩票app排名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 股票投资回报率 炒股怎么网上开户 散户炒股口诀 股票入门书籍推荐 炒股直播平台 股票当日跌停还会涨 买股票网上开户 炒股看行情 新华制药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