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平億近人的老張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老張的店。

這家小店看起來平平無奇生意冷冷清清,和它隔壁的人潮爆滿的仙魔主題火鍋店形成了鮮明對比。

小店的招牌和裝修看上去都沒有任何吸引人的地方,從人潮如織的仙魔火鍋店看過來,仿佛這個沒有人流的小店隨時都要倒閉了一般。也不知道這個小店的老板是怎么選址的,選在這樣強力的競爭對手的旁邊,不賠錢才奇怪呢,怕是連底褲都要虧掉吧!

當然,以上這些想法都是不懂行的外人的想法。真正對這家小店以及對仙魔火鍋店有所了解的人都會知道,這家平平無奇不起眼的小店老板才是蜂巢首富。

沒錯,在目前還沒有大企業大富豪入駐蜂巢的情況下,現在歸鄉者與異能覺醒者互助會的主席,踏月、圣科、家政等公司的主權人張桐,目前就是蜂巢最富有的人。

雖然說他每個月只能領取一千二百元人民幣的零花錢,但是依舊不能掩蓋他作為蜂巢首富的地位。

現在蜂巢第一首富正穿著人字拖沙灘褲騎著綠源牌電動車慢悠悠的在路上行駛著。

“騎上我心愛的小摩托~它永遠不會堵車~~~”

伴隨著首富那魔音灌腦一般的兒歌聲,中國智庫重要組成人員李爾教授終于望眼欲穿的等到了蜂巢首富的歸來。

小張把他送來老張的店已經十分鐘了,他第一眼看到老張的店的時候以為自己碰到了一個騙局。

拜托了,拜托了!那可是張桐誒!那可是拿著國家戰略投資局數億人民幣投資的大老板??!那可是全蜂巢最有錢的人呀!你說他平時沒事就待在這小店做菜干活?

李爾這輩子也見過不少大老板了。張桐的身價和他擁有企業的價值,勉強擔得起一句【大老板】的稱號。

這樣的大老板平時要不是在高爾夫球場打球,要么就是在會所和人喝茶聊天。有的比較庸俗的可能就是在和各路模特交流各種經驗心得與實際操作。

老張就算是在怎么平億近人,他也不該在這種小店待著吧。

李爾是抱著十二萬分的懷疑,懷疑小張把自己帶錯了地方。

但是當他看著穿著人字拖、沙灘褲和無袖背心,帶著黃色頭盔騎著小電動車并且哼著兒歌的張桐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的時候,李爾好像又忽然明白了點什么。

這位張老板大概真的已經活到了【無所謂的敞亮】的程度了。他已經不在乎外界的評價和個人面子的問題。只是想要隨心所欲的活著,所以才能如此瀟灑吧。

李爾曾經見過中國首富馬杰克,他身上就有這種氣度,不過感覺上他做的還并沒有這位張老板這么徹底。

老張把電瓶車停在店門口,將保護頭部安全用的黃色安全帽掛在電瓶車的后視鏡上,踩著人字拖就往店里走。

一邊走他還一邊說:“小黑,你急急忙忙的催我回來干嘛呢,我才剛給華華送了午飯。就被你給催回來了?!?/p>

站在店門口的小黑一指坐在門邊座位上的李爾,他說道:“老板,有客人。我又不會做菜?!?/p>

“哎呀,老先生,中午想吃什么啊?!崩蠌埧戳搜劾顮?,有禮貌的笑問道。

李爾完全從他身上看不到任何億萬富豪的架子,平凡的真的就像個小店老板的模樣。不是那種大老板假裝接地氣,而是真的就是很接地氣。

如果不是那天在招聘會上自己仔細觀察打量了張桐,現在自己還真的會以為是有人在假冒他。

李爾耐著內心的好奇,他說道:“我看你今天的菜單上有兩黃面,給我來一份?!?/p>

“行嘞,您要吃咸的的還是甜的?!?/p>

兩黃面是一種在江浙滬地區曾經廣泛流傳的一種面食。但是因為制作方式極其繁瑣,所以現如今很多地方已經看不見了,只有偶爾能在賣江浙菜的大飯店看到。

需要選用上等的龍須面過水煮至八成熟,然后下油鍋慢慢的煎,一直煎到兩面金黃,這也是兩黃面面子的由來。

而兩黃面的口味分甜咸兩種,咸味的多是制作各種寬湯勾芡的澆頭澆在兩黃面上,讓煎炸透了的龍須面瞬間吸滿湯汁的咸香味。

而甜味的兩黃面則更加偏向是一種孩子的零食,將龍須面煮熟后炸至金黃,然后在撒上白糖和米醋。酸甜酥脆,充滿了孩子氣,但卻又是一個非常不錯的小零食。

李爾選了一個甜口的兩黃面,因為這種甜口的兩黃面更難見,而且他喜歡吃這種酸甜口的東西。

當老張端上香噴噴的兩黃面的時候,李爾真的覺得自己有點看不透這個男人了。

他做菜的手法很熟練,做菜的時候還很開心,看著是真的開心。

李爾完全不知道這個男人到底是在求什么。你要說他無欲無求,那么他守著小店過日子就好了,為什么要搞出這么大的場面?

你說他有野心吧,他守著這個小店不放,身價已經不知道多少億了,但是還是在這個小店做菜,而且做得還該死的好吃。

卡茲卡茲~嗯,酸酸甜甜的在混合面香,是真的很好吃。

“老板,有空嗎?坐下來聊聊?!崩顮栆贿叧灾崽鹂趦牲S面,一邊招呼著張桐坐下。

老張打量了眼李爾,他雖然穿著特偵局的制服,但是張桐沒見過他。

雖然說老張不能說認識全蜂巢所有特偵局的成員吧,但是也認識了八成左右。就算是不知道名字,但是樣子多少都是有印象的。

但是眼前這個老先生自己卻完全沒有印象。李爾長得還是很有氣質的,畢竟是智庫成員,天天和大佬打交道,身上自然隱約有一種氣場散發出來。這樣有氣場的人自己沒見過?

難道是上面新調來的特偵局領導?老張想到他可能是以后江華的同事,自己關系還是要打一打的。

于是張桐揚了揚眉毛坐在了李爾的對面,笑著問道:“老先生有何指教。這面還可口?”

李爾吃著酸甜口的兩黃面點點頭:“面很好吃?!?/p>

“那就好。那就好?!?/p>

“雖然面很好吃,但是張老板,你做的事卻不是很地道啊?!?/p>

“嗯?”

“你可有想過你的產業不斷擴大會造成多少人失業,你想過嗎?”李爾眼神死死的盯著張桐。

張桐哦了一聲,原來是來找茬的啊。那就不客氣了,關門放小……咳咳,算了,人家這么大年紀了,還是不要放小黑了,老人家承受不住。

“嗯哼?”老張一只手拖著下巴,一邊看著李爾:“所以呢,這關您什么事情嗎?老先生?”

“自然關我的事,你的產業已經開始對許多傳統產業造成挑戰了。今天我不來找你,以后來找你的人也許就是那些被資本異化了的資本代言人大資本家了。他們可不會心平氣和的坐在你面前和你聊天。他們可是會無所不用其極。所以不要抱著那么大的戒心看著我,至少我還是代表國家來和你談話的?!?/p>

手机彩票app排名 排列七中奖规则明细表 股票哪里配资 北京pk10六码全年可用 今日江苏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最好的免费股票分析软件 湖北快3开奖结果今天全部 和讯股票 湖北福彩30选5官方网站 大乐透复式7十2多少钱 江苏11选5玩法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