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5章 不可能認賊作父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突如其來的酸痛,讓楚銀南手臂一松,東方王子順勢跳了下來,往后躲去。

“啊……你,你這個小混蛋!”

“還不快點過來,給老子拿點餐巾紙……”楚銀南一手捂著鼻子,惱羞成怒地沖著躲到墻角的東方王子吼道。

“你活該,誰讓你捏我的?”東方王子多少有些幸災樂禍,不過還是象征性地打量了一下屋內的擺設,很快就看到了不遠處放置的紙盒。

東方王子假咳一聲,憋住笑意,一本正經地要求道:“想讓我幫忙也可以,那你不許傷害我小叔叔,還有我妹妹?!?/p>

“嗯?!背y南不情愿地用鼻子哼了一聲,臉色明顯變得超級難看。

特么的,早知道就不抱這個臭小子了,竟然把他搞得如此狼狽。

楚銀南氣呼呼地坐到了沙發上。

鑒于對楚銀南的厭惡,東方王子拿著紙巾走過去,故意用力按在了楚銀南的鼻子上。

“喂,你這該死的小屁孩,就不能溫柔一點?”

楚銀南快速抓住即將滑落下來的紙巾,與此同時還不忘瞪視著抿著嘴唇偷笑的東方王子,搞得他瞬間有種想要掐死王子的沖動。

都是輕敵惹的禍,氣死他了!

東方王子刻意與楚銀南保持了一定的安全距離,才抱著手臂站在那兒,露出了他招牌式的微笑。

“呵呵,楚老頭,我看你是小說看多了。你見過哪個蠢貨在面對衣冠禽獸的時候,還能笑臉相迎?”

聞聲后,楚銀南險些一口老血噴出來,這個死孩子逮住機會就罵他,還真當他是紙糊的老虎?

這個小東西完全繼承了秦菲的衣缽,伶牙俐齒,早晚將他的牙齒拔下來做成標本!

楚銀南慢條斯理地用紙巾擦拭著鼻血,看著他像是對于東方王子的挑釁置若罔聞,實則在尋找合適的機會降服對方。

東方王子顯然是捕捉到了楚銀南眼底一閃而過的陰霾,暗自心驚,都怪他逞一時口舌之快,忘了小叔叔和王妃還在對方手里。

如此想來,東方王子說話的語氣都帶著幾分諂媚:“那個,楚叔叔,我想大概是誤會,你先讓我去看看妹妹好嗎?”

楚銀南哭笑不得,直接懟回去:“不好!惹完老子就想拍拍屁股走人,你當我楚銀南是來客串臨時演員的?”

“什么叫客串?”

接連不斷的變故,使得東方王子連疑惑都表現得如此淡定。

楚銀南已經氣得不想說話了,不過看向小家伙的眼神依舊帶著幾分玩味。

“你為什么要綁架我們?”

“不要告訴我,你只是單純的想要收我為徒?”

“我跟你又不熟……就算你有意當我師傅,也該跟我家大人去商量……”

沒等東方王子絮叨講完,楚銀南猛然間將東方王子拽入懷里,不吝威脅道:“答應當我兒子,我就放他們離開?!?/p>

短暫的驚詫后,東方王子開始掙扎,還不忘沖著楚銀南吼道:“你做夢,我不可能認賊作父,咱們大不了魚死網破!”

楚銀南悠哉地看著王子在那兀自掙扎著,突然有些嫉妒東方玉卿。不僅有一個貌美如花的妻子,而且還有如此聰慧、有膽識的兒子。

知道小家伙被自己惹毛了,所以楚銀南佯裝生氣地沖著王子吼道:“你要想讓他們活著離開這里,就給老子乖一點,興許我還能念在你媽瞇的情分上,稍微對你好一點?!?/p>

東方王子輕蔑地笑了:“怎么?總算偽裝不下去了……我就想不明白你楚銀南想要什么樣的女人沒有,何苦對我媽咪窮追不舍,如今居然還算計到小爺的頭上?”

不等楚銀南回應,東方王子接著補充:“容我提醒你一句,我媽咪早就跟我爹地復婚了,你就別瞎子點燈白費蠟了!”

“哼,你以為這樣說,我就會放過你媽咪?我楚銀南看上的女人還沒有得不到的?!笔乱阎链?,楚銀南只好坦然承認自己對秦菲的癡念。

眼看著東方王子被自己震懾住,楚銀南乘勝追擊:“你媽咪若是真心喜歡你爹地,又怎么會三番五次地玩失蹤?而你爹地現在到處沾花惹草,壓根就不在乎你媽咪的死活?!?/p>

“你胡說,我不信!”

饒是東方王子想要極力否認,可還是忍不住胡思亂想。

不可能,他爹地一定是為了工作上的應酬,才跟那些女人逢場作戲的。

再說他爹地有著嚴重的潔癖,又怎么可能跟那些壞女人亂來。

“不管你信不信,你都將是我楚銀南的兒子,除非你媽咪來替換你?!背y南一想到秦菲下落不明,就恨不能找東方玉卿去拼命。

就算她跟東方玉卿的感情出現了問題,那么也不至于非要躲起來。

東方王子眼泛淚光,竭力支撐著輕顫的身體:“你算個什么東西,憑什么軟禁我?”

饒是楚銀南被東方王子罵的狗血淋頭,可他說話的語氣依舊溫和,“憑你是秦菲的兒子,我就想對你好!”

“你混蛋,你放開我……我才不信你的鬼話!”即便是被楚銀南緊緊束縛著,王子也不忘拳打腳踢,總之演繹的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小刺猬。

“我這輩子都不會結婚,而我的巨額財產不想留給別人?!?/p>

“騙人,你連自己的臉都不敢讓我看,憑什么讓我相信你?”

“我只不過想跟你玩個游戲而已,你想看的話隨時都可以?!背y南下意識將手放在了面具上。

淚眼婆娑的東方王子突然停止了哭鬧,有些難以置信地看著楚銀南,仿佛在想象著面具下的臉龐會是什么樣子的。

是面目猙獰的傷疤,還是慘不忍睹的面癱臉?

時間就像靜止了一般,就連一時情急想要揭開面具的楚銀南也定格在了那里,迎視著東方王子期待的眼神卻有些后悔自己的沖動。

終究沒等到楚銀南揭開面具,一陣急促的敲門聲便成功地打斷了這尷尬的對視。

來不及跟東方王子解釋,楚銀南就如釋重負般地走出了房間,身后即刻傳來東方王子的咒罵聲以及東西被砸碎的聲響。

手机彩票app排名 什么是炒股 股票大盘指数怎么来 上证指数今日行情 大康牧业股票最新消 股市趋势技术分析下 今天股市行情最新消 二三四五股票最新公 上证180指数 股票价格指数公式 股票融资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