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9章 何紹英闖大禍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媽,您怎么來了?”白美溪知道何紹英每次來都沒好事,看她的臉色就知道與錢有關,成海毅加班沒在家,她干脆堵在門口沒讓何紹英進來,直接告訴她自己沒錢。

“沒錢?你是不是把錢都供那個掃把星讀書了,還讓他住在你弟弟那里,文軍是咱全家的指望,你這個姐姐不頂用也就算了,居然還敢讓那個掃把星壞了你弟弟的運勢!”

何紹英一進門就開始訓斥白美溪,吵鬧的聲音把隔壁的陳大嫂子還有其他幾位員工家屬都驚動了,她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母親,自己的女兒都要生了,還在這里吵吵鬧鬧。

白美溪開始沒弄明白何紹英來這里的原因,聽了許久之后才知道九生不見了,她知道那孩子的心性,他既然決定離開就不會只是賭賭氣而已,想要找到他并不容易。

其他人一直以為九生是白美溪的弟弟,聽說那孩子不見了,也幫忙尋找,反而把何紹英晾在了一邊,讓她氣得在白美溪的宿舍翻東西,把她給孩子準備的斗篷和新被面全都拿回了自己的家里。

一群人找了九生一整夜都沒看到他,白美溪已經報警了,可警察說汽車站沒看到有半大的孩子坐車離開,但離開縣城的路不止這一條,如果九生是步行或者是搭了別人的馬車離開,現在恐怕已經走遠了。

“姐姐,對不起,是我沒照顧好九生?!卑孜能姾茏载?,如果昨天他能攔住何紹英,九生就不會被她氣走,如果他出了什么事,他絕對不會原諒自己。

昨天他帶著宿舍的同學找了一夜,連西郊的荒山都去了,可那里戚戚冷冷的,根本沒有九生的影子。

“不關你的事,是我平時太縱容咱媽了,要是早點管管她的性子,說不定今天也不會出事?!卑酌老熬陀X得何紹英不可理喻,完全是看在她是這具身體生母的份上,才沒跟她計較,沒想到她越來越過分,連九生這樣一個小孩子都不放過。

白美溪就快臨產了,根本禁不起這樣的折騰,成海毅看到她臉色發白,趕緊勸她回去,“美溪,你先回去歇會兒,張揚已經讓所有認識的人都留意九生的行蹤,大嫂和七妹也在幫忙找,如果他真的做馬車離開鎮子,一定可以找到線索的?!?/p>

成海毅怕白美溪出事,堅持把她送回宿舍,一進門就發現家里像被洗劫了一樣,不止為孩子準備的東西不見了大半,連放在抽屜里的八十塊錢也不見了蹤影。

“這是怎么了?”成海毅看到屋里亂成這樣,想要找保衛科的人問問,交通局的宿舍一向管理嚴格,外人想要進來根本不可能,更何況還帶走了那么多東西。

“你不用問了,肯定是我媽干的?!卑酌老吹轿堇锏那榫皯K笑了一下,那些錢是她留著生孩子的,如今何紹英連這些錢都要動,分明是不管她的死活,要不是她提前攢下了一筆私房錢,恐怕她連去醫院的錢都沒有了。

九生整整失蹤了三天,這三天白美溪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一閉上眼睛就看到九生滿臉是血的站在她面前,她總覺得九生出事了,不是被水淹就是被車撞,讓她一個晚上被嚇醒了好幾次。

她知道這種緊張的狀態對胎兒不好,可她就是控制不住,幾乎每天都去一趟警局詢問情況。

警察在這件事上盡心盡力,但得到的消息都是負面的,九生確實離開了鎮子,他們已經找到了當天送他的農民,可他也只是把九生送到了大路上,之后他又去了什么地方沒人知道。

這個鎮子處在交通要道,只要到了大路便有很多地方可以去,并且全都在不同的方向,想要找人打聽都不容易,幾乎是斷了全部的線索。

而白文軍那里也傳來了壞消息,他的老師本來打算推薦他直接上大學,如今因為何紹英過分的舉動,這件事也被暫時擱置了,校方覺得白文軍的家人品行不端,這樣的人不配接受高等教育,必須好好反省之后再做決定。

“他們怎么能這樣,咱媽是咱媽,你是你,這些年你在學校如何幫助同學共同進步,他們沒看到嗎?”

白美溪聽說這件事的時候,對白文軍格外心疼,如果事情順利,他明年就是一名大學生了,如今這種情況還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如果等他高中畢業,還沒能被推薦,他以后的前途算是耽誤了。

“推薦名額本來就難得,除了要考察自身,家庭環境也很重要,本來姐夫是退伍軍人,這是我的加分項,可如今全被咱媽給攪和了,她那天拿著笤帚打九生,連我的老師都挨了好幾下,他怎么可能再推薦我,今年的名額已經定了,是隔壁班的陳三浩?!?/p>

白文軍強忍住自己的眼淚,那個陳三浩無論人品還是成績都不如他,不過是沾了父親因公犧牲的光,才成為了推薦生的備選,本來按照正常的發展,今年的推薦名額一定是白文軍的,陳三浩至少得排到明年,如今卻讓他占了先機,讓白文軍實在不甘心。

可推薦的表格已經交上去了,白文軍現在根本沒辦法,只能看著那個陳三浩在自己面前耀武揚威。宿舍里很多同學都替他抱屈,可也只敢在私底下說說,表面上誰也不敢對抗校長的決定。

“這件事你告訴咱媽了嗎,應該讓她知道,好好漲漲教訓?!卑酌老篮谓B英最心疼白文軍,如果知道他的前途被自己耽誤,說不定會老實幾天,不然的話肯定還會做出蠢事來。

“姐,還是別說了,咱媽那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她知道了,非得來學校找老師們拼命不可,到時候我肯定也得挨處分,想要上大學更沒戲了?!?/p>

白文軍比白美溪更了解何邵英的為人,她是從來不會意識到自己犯錯的,只會將所有的事情都怪罪到別人的身上,將事情越鬧越糟。如今這種情況,他必須低調一些才能找到轉機。

手机彩票app排名 股票软件下载 葛洲坝股票股吧 股票为什么会涨会跌 中国芯片真正龙头股 今日股票指数 股票上午跌下午会涨 2020股市行情 股票投资在线 同花顺股票软件 牛股股票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