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吞下解藥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不行,那種東西也是我花費了巨大的代價才研制出來的,怎么可能就這么輕易的交給你呢,你不要妄想了?!?/p>

盧海峰對于周東心里已經生出了抗拒,急忙躲得離他遠遠的。

但是周東的嘴角已經浮出了一絲冷冷的笑容,用一種特別同情的眼神盯著盧海峰。

“你不要再做白日夢了,你是不可能找到忠心的,現在他手里的東西已經被富婆買走了,而且研制出了最新的合成技術,周金現在已經被那女人殺了,如果你還不趕快拿出解藥的話,恐怕到時候那東西就只能陪你一塊到黃泉去了?!?/p>

一聽說富婆已經研制出了針劑的研發技術,盧海峰的心中就是一種絕望,感覺到整個世界突然都拋棄了他,全身一陣發涼。

“怎么會?那種針劑不是特別難搞定的嘛,富婆他們怎么會有這么大的能力,一定是你在撒謊!”

“呵呵,我看你是關在這里的時間太久了,連外面發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你看看新聞就知道了,周金現在已經死了,而且死的透透的,尸體都已經涼了,你想想,富婆那么想要從他手里代理r針劑,現在他的人已經死了,以后還怎么拿貨呢?”

盧海峰現在覺得整片大腦都是空白的,聽著周東說的話,整個人都有些不好了。

“這件事情唯一的解釋就是,富婆已經得到了那種針劑的研究技術,根本用不到周金了,你還不相信的話,就去看看新聞,新聞總不會騙你的?!?/p>

盧海峰現在渾身都已經冰涼,好像是從山巔墜落到了谷底一樣,整個人身上都沒了力氣,蔫兒得像一只泄了氣的皮球。

“罷了,我找了周金這么長時間,但是卻沒有從他手里拿到那個東西,現在居然被別人捷足先登了,那也只能怪我命運不好了,留著這些解藥有什么用呢?”

盧海峰顫抖著從懷里掏出針劑的解藥,拿在手中凝視著,那種眼神十分復雜。

周東看到他拿出解藥,眼睛里也發出了光,立刻就沖上去,二話不說,從盧海峰的手中搶過了解藥,一下子就吞到了肚子里。

對于他這種激烈的反應,盧海峰近來也沒有什么舉動,好像已經失去了對這個世界的所有希望。

周東心中倒是十分興奮,靜靜的坐在一邊等著解藥起作用。

不過這種解藥的作用并不太明顯,周東除了覺得渾身變得稍微輕松了一點以外,并沒有感覺到其他的異常。

富婆對于周東一直想逃跑的舉動非常不滿,就狠心把他關在房間里,等了三天。

“哼!三天的時間應該不短了吧,讓他在里面好好反省反省,看看到底跟我作對有什么好處!”

周東則是在里面耐心地等著富婆過來,畢竟那個女人還是要找自己辦事的,不可能永遠把他關押在這里。

就在第四天的時候,周東聽到房間的門一響,富婆果然帶著幾個保鏢一塊進來了,臉上還帶著一種特別嘲諷的表情。

“怎么樣?我讓你在這里靜靜的想了幾天,你的想法現在有沒有轉變呀?答不答應給我辦事?”

周東裝做面無表情的樣子,直接開口回道:“我已經想好了,既然沒有辦法逃脫,那就只能幫你做一些事情了,反正還有工資可以拿,何樂而不為呢?”

發現周東的態度有了如此巨大的轉變,富婆的臉上也露出一對滿意的笑容。

“這樣就好,你還是一個很有眼色的人,我就喜歡跟這樣的聰明人合作?!?/p>

富婆怎么也不會想到,周東現在已經獲得了r針劑的解藥,而且已經不受她的控制了。

回頭看了看幾個手下,富婆就命令到:“把他帶出去吧,讓他繼續給我辦事情,有這個人在,我們的很多事情都可以超高效率地完成,不用擔心會出什么岔子?!?/p>

周東在心中狂喜,但是表面上還是得裝作很冷淡的樣子,跟著幾個手下一塊出了門。

富婆這次給周東布置的一個比較簡單的任務,但是也需要一些商場上的手段,周東想也沒想就立刻答應了。

等到周東從富婆的家中離開以后,立刻就溜走了。

半個小時之后父母就給周東打過去了,一個電話,但是卻發覺那邊根本就沒有人接聽,心中已經起了一陣疑惑。

“怎么回事?那個男人現在居然敢不接我的電話了,難道不知道他還在我的控制中嗎?就算是逃跑也不會有什么效果的,只要我一個命令,他還是得乖乖的回來,到底在搞什么名堂,難道他有這么蠢?”

富婆心中一直覺得經過了上幾次的事情,以后難者不會再這么執迷不悟了,但是她實在是沒有想到,這個男人居然有一次在她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真是氣死我了,這個男人簡直是頑固的很!”富婆現在幾乎已經氣得發瘋,手機也被狠狠的摔到了地上。

很快,富婆就派出自己最精英的手下,全國各處繼續找周東的蹤跡。

那些手下也馬不停蹄地進行了地毯式的搜索,但是卻沒有收到周東的任何信息。

富婆被這些人氣得不行,在屋子里發了一大通脾氣,能砸的東西幾乎都砸爛了,最后才勉強安靜下來。

現在這個女人已經清楚,周東解脫了她的控制,現在根本是無可奈何的了。

周東從富婆那里溜出來以后,第一時間就給余瀟瀟打了個電話,想向她打聽一下現在李麗的消息。

但是手機撥了半天,那邊卻無人接聽,周東的心理就覺得有點不好,對于她們兩個的情況十分擔心,隨即掛上電話。

找了一處偏僻的地方躲起來,周東就匆匆忙忙的在街邊的一個小攤上吃了頓晚飯,就等著夜幕完全降臨下來。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左右,天空中已經布滿了繁星,夜色也無比深沉。

周東悄悄的從偏僻的小屋子里起身,直接趕往f國的機場,訂了最早的一張機票。

手机彩票app排名 七乐彩网上怎样购买 义乌期货配资 云南十一选五20032718期 股票配资利息 江苏十一选五任选一玩法 贵州快3技巧稳赚 极速赛车app官方版 天津时时彩几点截止 福彩快三官方下载 日本股票涨跌幅限制